行业报告
梁建章新年论坛演讲:“创新能力”与“人口规模”是中国持续崛起的关键因素
| 来源: 浏览次数:576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8日
摘要:

2020年12月27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安泰交响”新年论坛暨“安泰视界”年度盛典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2020年12月27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安泰交响”新年论坛暨“安泰视界”年度盛典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杨振斌、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陈方若教授与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等业界专家共聚一堂,围绕城市、人口、资本、创新与产业生态等关乎经济转型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议题,共同分享新趋势下的判断和思考。

梁建章在“安泰交响”新年论坛现场

  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作为国内少数兼备学者身份的企业家之一,其“人口经济学家”的身份为人所熟知。在论坛上发表主题为《新经济竞争中的国家人口因素》的主题演讲。在梁建章看来,中国未来崛起时间能够持续多久与“创新能力”和“人口规模”两大因素所带来的“规模效应”密不可分。

  在新经济背景下,国家持续崛起需要保持“创新能力”,而“人口规模”直接影响“创新能力”水平高低及规模大小。打开梁建章的“企业象限图”可看到,特别是对于互联网公司、大国企业发展而言,“人口规模”这一因素至关重要。“人口规模”越大、“创新力”越旺盛,“规模效应”也越发明显,企业利润自然越高。

梁建章演讲中的“企业象限图”

  此外,在谈到以“人口规模”为基础的中美科技竞赛时梁建章表示,在未来10-20年时间内,中国对美优势仍十分明显,将继续赶超美国。

  但从长期来看,尤其是在2040年之后,受“低生育率”影响,中国的“人口优势”也将缩小,如果想要保持现有优势,那么中国就需要更多新生人口。

  以下为梁建章演讲全文:

  今天非常荣幸有机会给大家做一个分享,我的分享话题比较长远、也比较宏观,我认为21世纪最大的事情之一就是中国崛起,我们当然也更关心崛起的持久性。

  21世纪更大的一个事情是大家有钱以后不想生孩子了,这个变化非常快,我们的上一辈和再上一辈或者发达国家都是生5、6个小孩,到了我们这一辈,北京和上海等中国大城市却成为全球生小孩最少的地区,平均一个妇女生0.7个小孩,也就是说下一辈人只有上一辈人的三分之一。

  这两件事,是特别大的事儿,一个是中国的崛起,一个是大家开始不生小孩了,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把这两件事搞清楚就可以回答中国崛起相关的疑问。

  我们在过去几十年处于崛起和追赶的状态,未来的崛起肯定是要靠创新,但创新跟人口有什么关系呢?这也正是我在斯坦福念博士的时候研究的课题。

  创新跟在座都有关系,其实跟交大的名字都有很大的关系,交通,交通是包括铁道部,包括通讯,创新就是跟交流有关系,流量越大,交流的流量越大,创新越旺盛,很聪明的大脑在一起碰撞就能够产生创新;很多人聚在一起以一个开放的态度去交流,就能产生创新;一个大国具有很多人口,也就具有创新方面的规模优势。

  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创新到底有什么人口的因素,我从两个层面,一个是市场的规模因素,一个是人才的规模因素,一个是需求,一个是供给。

  人多效率越高,或者是创造力越旺盛,在计划经济阶段,大家对外比较封闭,上下级的交流,而不是跟整个市场交流,这就阻碍了创新,当然也存在其他因素。

  在市场经济情况中,我们都知道很多行业存在规模效应,人多市场越大效率越高。

  我们仔细分析一下不同的行业规模效应是怎么产生的,农业,或者自然资源的行业,不仅有规模正效应,实际上是有规模负效应,人越多,人均土地越少,所以人越多可能效率越低。

  但是我们知道其实在现在中国早已经过了农业为主的阶段,现在农业自然资源的相关的产业不到GDP的5%,以后会更低,现在这些产业重要性在降低,其它的产业,服务业、制造业都存在规模效应,但是它规模效应的机理不太一样。

  制造业的规模效应大家都可以理解,一辆车设计研发一次可以卖到全国甚至是全世界,有很强的规模效应,简单的服务业可能没有什么规模效应,我们的餐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都是一些小微的企业,但是高端服务业需要有很大的覆盖面,比如说航空公司,有很大的品牌效应,也需要创新,也需要规模效应。

  但是这些传统产业规模效应跟我们现在说的高科技、互联网或者是高端信息服务业规模效应比起来还是小很多。

  现在新兴的高端信息服务行业,互联网行业,因为客户参与了创新,也就是说你的产品使用用户越多,积累数据越多,跟用户交互越多,产品就越好用。

  携程用得人越多,产品肯定是比对手要好。这方面的创新的规模效应是最近十几年越来越被大家认可,这就是现在新型行业中的规模效应。

  我刚才说了互联网行业,研发、复制,这个跟其它的制造业是一样,但是它的品质和口碑变得更重要,就更具有全球性的规模效应,而且客户本身就是服务提供商,比如说有网络效应,社交网络就有很强大的网络效应,客户参与创造,客户交互提供的训练,包括数据都会使得用得人越多,它的产品越好,企业的竞争力就越强,而且具有垄断性,会有非常高的利润。

  我们现在知道全球包括中国在内最有价值的公司现在都变成了互联网公司,互联网行业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希望发展的,但是这些行业具有这样强的规模效应,中间就会出现一个大国的人口效应。

  我们来看这样的一个图。如果规模效应比较强的传统行业,跟一个国家的本土化难度会产生一个交叉作用,使得某一类企业会成功。制造业虽然有很强的规模效应,但是因为制造业的产品比较容易从一个国家卖到另外一个国家,不太需要做本地化的工作,所以其实一个小国完全可以通过创新使得一个小国企业成为一个跨国企业,把产品卖到全球去。

  我们知道德国的汽车,芬兰的诺基亚手机卖到全球,如果一个产品虽然有很强的规模效应,但是它可以很方便的运到全球去、本地化难度不高的话,小国也可能有很成功的创新企业。

  如果本地化难度太高的话,当然只有本国企业可以取胜,比如说媒体报纸这些传统的媒体,每个国家都有一定的保护,其他的国家就比较难进入。

  但是在中间这一部分,既需要一定的本地化,但又不是太难的,比如说现代服务业,可能是大国的企业会取得一定的优势。比如说航空公司、电影,美国的公司为什么特别强,因为是利用发达国家中最大的人口规模在这方面可以取得一定的优势。

  如果是互联网行业,因为规模效应更强,大国有很强的优势。我来讲一下为什么不在本土化不那么强的情况下,大国企业会特别的有优势。

  假设有一个大国跟一个小国同时出现两个创新型的互联网公司,大国的企业可以在本国发展,因为它的市场会比较大,人口规模比较多,它可以在本国快速取得市场份额,用得人多,产品就更好,在本国积累经验一段时间以后,经过一定的本地化进入小国的市场,因为在本国已经取得了经验,产品更好,就会比较容易在小国发展。

  反过来就不行,小国的企业没有办法进入到大国市场,因为用户规模不大,所以产品就没有那么好,当它想进入大国市场的时候,大国的对手已经很强大了。

  在一个本地化适中的情况下,就像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在这样的逻辑作用下,大国的企业会很有优势,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往往能够在美国取得一定规模以后,进入其它的发达国家市场,从而占领像欧洲、日本国家的市场,形成大国企业优势。唯独到中国来,中国企业也成长非常快,当它到中国的时候发觉本土企业已经很强大,很难竞争。

  只有中国跟美国具有这样的大国优势。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全球在这个企业界最具战略地位的互联网信息行业只有中国和美国的跨国企业,大国的企业能够取得优势,这个跟以前在制造业或者其它的行业,全球包括欧洲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有很强跨国企业的格局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结论是,现在的规模效应比以前更大了,而且这样的作用使得大国的企业具有更强的优势,在互联网行业具有很强的规模效应,因为客户参与了创造,本地化难度适中,所以造成大国的人口规模优势,未来很有前景的行业,比如说互动文娱产业,也可能会产生巨大的人口规模效应,中国跟美国的公司也会很强。

  刚才是从市场规模的角度,我再从人才的角度供给侧来说一下大国的规模效应,人才一般是跟自己国家的人交流交通比较多,一个大的国家不仅人口的池子多,人口的集聚效应也会在大的国家,尤其是创新、集聚的城市,像上海、深圳会产生,所以人才的规模也是创新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

  我们就会对比一下中国的人才池子和美国的人才池子,从数量、质量上,我们会比较中国的年轻人口中,拥有大学以上学历的人口数,还有一个因素要考虑,美国不光是利用了本国人才池子,美国有一个巨大的移民效应,相当一部分的创新或者创业是来自于移民,它可利用的人才池子是本国人口的放大了一定的倍数。

  先看一下中国的人才池子,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总人口还在上升,中国的年轻人口开始下降,我们知道顶峰可能在2010年左右,到2020年已经开始显著的下降了,这是因为我们往前推30年,真正对中国的新生人口出现很大的负面影响可能是90年代,一代人以后到2020年,我们的年轻人口已经开始下降了。

  好消息是中国整体的年轻人口教育水平质量在提升,我们都知道扩招大概是2003年左右,所以人力资源质量提升的惯性还在,每年新进入劳动力市场总的人口比退休人口差不多,未来可能会下降,但是现在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大学毕业生要远远大于退休的大学毕业生,这个惯性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这是一条红线,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年轻人口中具有大学学历以上的人口,会到2040年达到顶峰,然后开始下降。

  当然很大的因素也要看美国的移民效应,即使我们现在是全世界生得最少的国家,平均每个妇女可能只生一个小孩,也就是说一代人以后中国的年轻人数可能只有上一代人一半,有人会说这不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我们减少了一半,我们还有美国的一倍。但是还是要考虑美国的另外一个优势,移民效应。通过吸收全球的人才,到底把它的人才池子放大了多少?让我们来量化的分析一下。

  美国的移民放大效应到底有多大?

  在理工科里有40%多的博士生是移民或出生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所以博士生里面有40%几的人是外国人。看一下顶尖的学者,2010-2020年美国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里差不多有一半移民,企业家里面有三分之一,科学家里真的是一半,所以说美国的移民效应几乎把人口的池子放大了一倍左右。

  中国现在是上升趋势,到2040年才开始逐步下降,中国不是美国的4倍,只是略微多于美国。什么时候会超过美国?这跟现在的科技水平是吻合的,现在的科技水平非常接近于美国,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赶超美国,2040年左右会达到高峰再开始下降。人口形势非常严峻,但人口所有严峻的事情都是一代人以后的事儿,需要二三十年的教育把它养大。

  近期10-20年,中国人力资源优势还是继续会发挥出来,在科技创新方面会继续赶超美国。现在的生育率非常低,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鼓励生育政策,维持低生育率水平的话,我们优势到2040年左右就开始缩小了。

  另外,中国的房价相对于我们的收入来说也是世界上最高的,这也导致了生育率可能是未来世界上最低的。

  我把结论再总结一下,最大的两个趋势,中国的崛起和人口结构的变化,中国的崛起在未来的10年、20年还是非常乐观,因为中国人力资源惯性的优势还在未来10年、20年发挥出来,但是中国崛起这个趋势会被全球总体的人口趋势打断,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对美国人来说继续保持对中国留学生的开放,因为这是最重要的人口源泉,如果不开放,美国会很惨。

  美国大概率还是能够继续吸引更多的移民,中国能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生得起更多的小孩,要看未来人口政策的走向,我觉得整个社会的共识是有的,中国政府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有很多资源提供这样的福利,未来很期待中国政府有更好的帮助年轻人生得起小孩,养得起小孩的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谢谢大家。

特别声明:
转载上述内容请注明出处并加链接。上述内容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的观点,与中国电子商会官网的立场无关。如有任何疑问或了解更多,请与我们联系。电话:4008 900 668 邮箱:service@cecc.org.cn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