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报告
我国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概况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浏览次数:1659 发布时间:2020年6月10日
摘要:

近年来,随着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社会各界开始重视电竞行业,政府相关部门也出台相关政策推动电子竞技的发展,电竞市场规模正在逐年激增。2016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为430亿元,到2018年已增至94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47.9%,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353亿元。

  近年来,随着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社会各界开始重视电竞行业,政府相关部门也出台相关政策推动电子竞技的发展,电竞市场规模正在逐年激增。2016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为430亿元,到2018年已增至94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47.9%,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353亿元。

  电子竞技是一种可达到竞技层面的公平、公正的电子游戏比赛,它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脑力、反应、身体协同等多方面对抗运动。不同于传统的竞技运动,电子竞技更多考验的是思考能力、反应能力、战术执行和眼脑双手协调性,通过竞技运动,可以锻炼思维、协调、团队意识。

  在电子竞技运动中,电子竞技硬件设备和虚拟构建的服务器是竞技的平台与载体,选手通过硬件设备输入一系列的指令,指令通过一定的程式转化,再通过服务器之间的交互来实现比赛对抗。由于虚拟的线上交互属性,在传播、社交、发展等方面,电子竞技相较于传统运动有着更明显的优势。

  我国电子竞技行业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探索期、发展期、成熟期、爆发期。

  近年来,随着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社会各界开始重视电竞行业,政府相关部门也出台相关政策推动电子竞技的发展。2016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增设“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18年,电子竞技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表演项目;2019年,国家统计局发布《体育产业统计分类(2019)》,明确电子竞技属于体育竞赛表演活动,标志着电子竞技得到官方认可,在国家体育战略定位中获得与传统体育项目相同的地位。

  一、电子竞技行业产业链分析

  电子竞技行业的产业分布有多个层次,主要可以分为内容授权、赛事执行、赛事参与、内容制作、内容传播、电竞生态、政策监管。内容授权端提供游戏产品、内容和版权;赛事执行端和内容制作端的主要职能是承办赛事和赛事内容制作,而后发行赛事内容;赛事参与端有各战队俱乐部、职业选手等,主要是参与各类赛事,奉献高水平的竞技;内容传播端通过对赛事的直播、媒体宣传对赛事进行传播;电竞生态端通过商业合作、地产开发、赛事周边等一系列运作使电子竞技的效益更大化;用户通过线下观赛、观看线上直播或新闻报道的方式参与赛事互动;政策监管端也是产业链上很重要的一环,目的是为了保障电子竞技行业健康持续的发展。

  (一)上游:国内游戏内容市场呈现两超多强,头部聚集趋势出现

  上游的内容端包括游戏研发商、游戏运营,全球电子游戏开发商在2018年总营收达到1347亿美元,排行前25的游戏公司营收共计1073亿美元,占到全球市场的80%。其中,腾讯营收197.3亿美元,索尼营收142.1亿美元,微软营收97.5亿美元,游戏开发市场呈现明显的头部聚集趋势。

  内容端的国内市场目前是由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公司主导,它们为市场提供制作精良的、高品质的游戏产品,吸引用户、形成用户基础。在现今群体社交、流量为王的游戏行业,头部聚集效应明显,腾讯、盛大等游戏主流企业间“合纵连横”的趋势已经开启。腾讯手握国内顶尖的流量,可高效匹配游戏,各大游戏厂商频繁与腾讯开展业务层面的合作,如腾讯入股盛大游戏,进行深度战略合作。目前游戏行业存在“滚雪球”效应,研发商与发行公司的收益分成是按照游戏流水计算的。发行公司市场规模越大,则可为研发商带去更多流量,产生更高的收益,继而吸引更多的研发商合作。相应的,大平台的发行公司在内容的选择方面会有更强的话语权,去挑选优质的游戏产品,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形成良性循环。

  游戏作为创意性极强、复制传播成本极低的行业,存在中小型企业凭借“爆款”内容产品取得突破性的增长、脱颖而出的可能。但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大公司有着广阔的流量资源,牢牢把控市场方向,大资金较难流向中小型企业,且大公司的人才聚集、回流效应,在技术端也提高了行业入局的门槛,行业呈现强者恒强的特征,中小企业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想要在腾讯、网易霸占的游戏市场中分一杯羹,首先需要有很好的用户流量基础,再者是出现优秀的爆款型内容游戏,二者结合方有机会实现。

  (二)中游:第一方赛事占据主导,头部赛事的影响力可比肩传统体育赛事

  电子竞技的内容制造处于产业链的中游,包括赛事执行端、内容制作端、赛事参与端等。众所周知,电竞赛事是竞技运动的核心,中游产商及各游戏俱乐部的运营都是围绕着赛事开展的。国际上作为电竞赛事的游戏大多数是直接对抗的FPS游戏、英雄对战MOBA竞技游戏、格斗游戏。2018年,我国电竞赛事市场规模达10.6亿元,体量相比于传统体育赛事还有很大的差距,但随着IG战队在2018年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冠军、2019年备受瞩目的Ti9在上海举办,各类热门赛事在不断的增加,商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头部赛事的影响力已可比肩传统体育赛事。

  根据赛事主办方的不同,电竞赛事通常可分为第一方赛事与第三方赛事,第一方赛事指的是游戏运营商官方举办的赛事,第三方赛事即非游戏官方运营组织所运营的赛事。

  对比赛事的商业模式,可以发现,第三方赛事短期变现能力差、赛事盈利难。第三方赛事运营的变现方式可以分为2B端的变现和2C端的变现,包含赛事门票销售、报名费、赛事周边、赛事直播付费、赛事广告赞助、赛事冠名、赛事转播权出售等。目前电竞观众尚未养成对赛事直播付费的习惯,赛事直播付费、赛事转播权出售等大流量变现方式尚未成熟。在目前流量为王的阶段,为快速打下用户基础、获得市场份额,赛事运营方与直播平台合作不少是采取低价位甚至免费策略。随着电竞赛事的火热开展,业内涌现出英雄互娱、MarsTV、NSL-NEOYV、七煌、香蕉游戏等电竞赛事组织方。其中,不少企业的商业模式与营利方式不够稳定,严重依赖于商业赞助和门票收入,整个产业看似火热,盈利能力及可持续性依然不足。

  第一方赛事游戏收入体量巨大,可覆盖赛事运营。电竞游戏厂商手握游戏版权和游戏用户基础,可将厂商和运营的利益合二为一,在举办电竞赛事时具有天然的优势。不少游戏厂商通过举办电竞赛事来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增加用户黏性,刺激玩家对游戏道具的消费,进行巨额变现,就算电竞赛事利润为零,它们在游戏运营中依旧能赚得盆满钵满。当前世界三大电子竞赛,Valve的DOTA2国际邀请赛、Riot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动视暴雪的暴雪嘉年华都是第一方赛事。

  电子竞技俱乐部是电竞赛事的核心参与主体,是我国电竞产业的重要组成。不少俱乐部在各项赛事取得良好成绩,已具有较高的品牌商业价值和粉丝关注度,其中排名靠前的有RNG、IG、LGD、EDG、RW、VG、JDGaming、TOP、OMG、JC等俱乐部。

  (三)下游:营收主要来自用户打赏,部分平台尝试内容收费

  电子竞技产业链下游主要包括直播、媒体以及电视游戏频道等直接向消费者输出电子竞技内容、产品及服务的行业。随着电子竞技的成长,电竞直播平台应运而生,作为向电子竞技爱好者传播电竞内容的主要途径,反过来又推动电竞行业的发展。2014年游戏直播用户规模为0.2亿人(次),到2018年用户规模已达2.6亿人(次)。在市场规模端,2016-2018年间,国内游戏直播平台市场规模从28.1亿元增长至131.9亿元,连年处于上涨势头。行业的良好发展养育了一大批直播平台,目前我国电子竞技直播平台呈现两超多强的局面。“多强”是指企鹅、战旗、火猫、全民、龙珠等直播平台;“两超”则为斗鱼、虎牙,合计约占70%市场。在直播内容方面趋于同质化、缺乏明显差异化竞争的现状下,大平台有着庞大的用户群体,均摊运营成本较低,容易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反过来提供优质的服务,吸引更多用户,形成头部聚集趋势。

  目前电竞直播平台的收入来源包括广告、游戏推广和游戏直播等,其中游戏直播占总收入的80%左右。当前,游戏直播端面向观众的内容收费形式还未被广泛接受,直播收入方式则主要是用户打赏,收入模式极不稳定,使得整个电竞直播行业收入呈现波动性和不确定性的特征。但直播平台已开始尝试对直播内容进行收费,2019年斗鱼对于S11梦幻联赛直播向观众收费。从免费到收费这是一个艰难的转变过程,在转型的阵痛期,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用户反感,导致平台用户量下滑的现象,但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直播内容的制作是有成本的,通过获取打赏的收入具有很强的不稳定性,长期免费可能会让直播平台难以为继。

  二、电竞行业发展趋势

  (一)电子竞技市场规模

  近年来,随着我国电竞队伍在亚运会电竞项目夺冠、在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荣耀登顶、在《绝地求生》等电竞项目中取得耀眼成绩,火热的电竞市场规模正在逐年激增。2016年我国电竞市场规模为430亿元,到2018年已增至94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47.9%,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353亿元。

  国内电竞行业市场主要包括游戏收入、衍生收入(直播、俱乐部)和赛事收入(门票、周边及赞助)。目前电竞游戏收入在整个电竞市场的占比达90%以上,是电竞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电竞赛事收入较少,比例约为1%;由于资本对电竞周边生态的开发,电竞衍生收入相对有所提升,从2017年的5.7%上升至2018年的8.3%。

  (二)国内电竞产业布局

  (1)上海:我国电竞主战场,开放性的电竞之都

  上海作为电竞之都,拥有全国领先的资金资源、媒体资源、信息资源。同时,也是一个开放性的城市,各类政策均较为宽松,已举办过多届DOTA2、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热门游戏的顶级赛事,社会各界对电竞文化有很高的认可度和很强的包容性。2017年在上海举办的电竞赛事占全国的41.3%,网游销售收入超过全国总量的三成。此外,上海还是王者荣耀最高的职业联赛KPL的主场城市,KPL的赛事运营方VSPN就位于上海灵石路媒体园。2018年《球球大作战》全球总决赛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2019年8月,全球奖金最高的电竞赛事Ti9在上海举行,全球电竞的目光聚焦上海。作为国内电竞起步最早的城市,上海拥有EDG、Snake等知名电竞俱乐部,全民、火猫等游戏直播企业,风云电竞馆、虹桥天地、上海竞界电子竞技体验中心等多个电竞专业化场馆,形成了较完善的电竞生态。在各界资本关注上海的同时,上海市政府也积极布局电竞产业,力争3-5年内全面建成“全球电竞之都”。

  (2)北京:电竞用户群庞大,布局相对谨慎

  北京拥有全国领先的教育和文化资源,有着庞大的电竞用户群体,电竞赛事和俱乐部落户北京,就意味着将获得高曝光度和关注度。2017年全球最火热电竞赛事之一的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在鸟巢举办,为城市青年带来了一场狂欢盛宴。目前,北京拥有RNG与JDG等俱乐部,其他领域的电竞企业相对缺失。在政策方面,2018年7月,北京出台《关于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大力发展包括动漫游戏在内的九大文化领域,支持举办高品质、国际性的电竞大赛,促进电竞直播等网络游戏产业健康发展。

  (3)成都:电竞气氛浓郁,发展空间广阔

  成都作为我国电竞发源地之一,早在2009年就举办过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世界总决赛, 2013年WCG中国区总决赛落户成都,2017年第四届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总决赛在成都举行。2018年,LPL实行主客场制,OMG回归,主场落地成都。此外,成都电竞标志性建筑――太古里的量子光电竞中心已成为KPL赛事的第二主场。可以看到,成都的电竞文化由来已久,竞技氛围浓郁,有着独特的电竞底蕴。目前未见成都市政府颁布明确电竞利好政策,潜移默化的电竞氛围和市场导向,为成都电竞行业生长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4)武汉:“赛事+直播”模式,电竞发展迅速

  2007年WSVG落户武汉,江城首次与世界级电竞大赛结缘。2014年,斗鱼携直播文化兴起,打造“赛事+直播”的发展模式,建立平台、推广渠道吸引用户、提升观看体验,成为武汉电竞的标志性企业,给武汉电竞注入强大的活力,推动武汉电竞行业的发展。近年,武汉电竞相关企业迅速发展壮大,拥有腾讯众创空间、武汉梦竞科技有限公司、盛天网络(15.480, 0.08,0.52%)、eStar俱乐部等电竞上下游企业近40家。

  北大科技园创新研究院依托北京大学强大的科学研究实力,融合北大科技园丰富的科技服务运营经验与高端专业人才优势,专注于科技园区运营、区域经济发展及前沿科技领域产业研究,面向政府与企业级客户提供宏观创新发展研究、行业标准制定、创新战略咨询及科技产业发展跟踪等具有前瞻性的研究咨询服务。

特别声明:
转载上述内容请注明出处并加链接。上述内容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的观点,与中国电子商会官网的立场无关。如有任何疑问或了解更多,请与我们联系。电话:4008 900 668 邮箱:service@cecc.org.cn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