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动态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36氪 | 来源:36氪 浏览次数:284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7日
摘要:

北京时间 12 月 6 日,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消息,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逮捕一个没有违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国公民,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

北京时间 12 月 6 日,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网站消息,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逮捕一个没有违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国公民,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中方已向美、加两国进行了严正交涉,要求它们立即纠正错误做法,恢复孟晚舟女士的人身自由。  而孟晚舟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且同时担任华为 CFO 一职。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援引司法部 Ian McLeod 的声明报道称此次孟晚舟被捕的缘由,是因其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而面临被引渡至美国。  而这是否是下一个“中兴事件”,面对芯片、操作系统、数据库缺失的中国市场,一直活在传言里的华为自主操作系统「麒麟 OS」是否真实存在?倘若存在,它又会在怎样的状况下面世?或许对此充满好奇以及期待的并不止我一个人!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几年前,坊间就在传华为正在秘密研发一款操作系统,意欲和当前全球第一大操作系统 Android 相抗衡甚至将其取而代之。今年 5 月,据《南华早报》报道,熟知华为公司的人士透露,在 2012 年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和中兴通讯进行调查后,华为就开始着手构建自己的操作系统。  不过没多久,华为针对这一传言即刻作出回应,并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华为没有发布自有 OS(操作系统)的计划。我们的重心在 Android OS 产品;我们对移动 OS 采取开放的态度。我们不断努力通过持续创新、行业开放合作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综合体验,并将致力于此。”这一声明可谓是正面出来辟了谣。  但时隔半年后,又有网友最新爆料华为对于自研操作系统的态度甚至不少国内外媒体一度用「华为已确认」的字眼来宣告这一项目的存在。而这一消息来源于微博大 V 博主@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日前在微博上发帖表示:“刚认识了一位华为手机终端技术支持专家,大家有什么问题,关于华为的,关于手机使用的,关于其他手机,我来向他提问哈。”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在评论区,来自华为的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Bruce_Lee 频繁与网友互动,并为其答疑,这让诸多网友确信@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在帖子中提到的华为手机终端技术支持专家就是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Bruce_Lee。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与此同时,当评论区有网友问及华为是否在打造新的操作系统时,得到的回应是:正在研发中。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一石激起千层浪。倘若评论区的“回应”真的来自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Bruce_Lee,那么也相当于实锤了华为正在自研操作系统。不过就现实来看,这无疑可以填充国产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空白,但要说取代 Android、撼动 iOS 的地位未免为时尚早,与此同时,网友对此的态度也贬褒不一。  01.国产操作系统之殇  不少网友在听到华为的操作系统正处于研发阶段的消息后皆为之兴奋,毕竟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宛如吊打,且此前已经体验过一次了。  中兴事件引发的无芯之痛  回忆中兴事件的发生,仿佛就在昨日。此前根据美国商务部网站的信息显示,中兴通讯自 2010 年 1 月至 2016 年 4 月期间,在知晓美国依据《伊朗交易与制裁条例》对伊朗长期实施制裁的情况下,仍将内含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以获取伊朗公司的合同并参与当地庞大通讯网络的供应、建设、运营及服务,这些合同金额达到数亿美元。最终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提出了三项指控包括串谋非法出口、阻挠司法以及向联邦调查人员做出虚假陈述。  事实上,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立案调查早发生于2012 年,后到了 2016 年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才正式将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并采取具体管制措施,直接导致中兴暂时停牌交易。  在往后的两年时间里,中兴经历了最难熬的时刻,从协商失败到被“封杀”,其次是被罚,再者内部被要求整改,最终于今年 7 月 14 日,美国商务部才正式解除了对中兴通讯销售的封杀令,因而中兴通讯才得以长吁一口气,且在官方发布「解禁了!痛定思痛!再踏征程!」的标语后宣布恢复公司生产运营。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整个中兴事件的发生让很多人措手不及,但此后更多的舆论还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其中不争的事实就是没有真正属于自家的国产芯片,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一次演讲中也曾表示道,“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中兴事件也验证了这一点。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人家迟早会用各种办法来给你设置障碍。”  芯片尚且如此,操作系统又何尝不是。当前就移动操作市场来看,Google 开源的 Android 和苹果闭源的 iOS 操作系统平分了这天下,两者累计占比高达 99% 以上,而国产手机的操作系统几乎都是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之上自我开发与创新而成,但不得不让人正视的是,它的最终控制权还是握在了美国的手中,况且近日的 Android 也处于火生水热之中。  开源的 Android 最终也未能逃脱收费的命运  之前,CSDN 也报道过,Google 因旗下全球第一大移动操作系统 Android 涉嫌垄断行为而遭到欧盟调查,今年 7 月,欧盟判定 Google 违反反垄断法并对其处以创纪录规模的反垄断罚款,金额高达43.4 亿欧元(50 亿美元)。随后,Google 虽然表示会继续上诉,但迫于欧盟宣判的 90 天整改期限,最终 Google 还是终结了十年 Android 的免费模式,走上了收费的道路。

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抗衡 Android?可行性有多大?

根据 Google 对外宣布的消息,针对欧盟地区,明年 2 月起,Google 将对所有使用 Google App 服务(Google Play、邮箱、地图等等)的 Android 手机厂商收取授权费,每台使用 Android 系统设备的成本可能高达 40 美元(人民币 277 元),这将直接导致手机销售的价格与之上涨。不过要论这一收费政策对中国手机厂商有什么影响,明确地说,在国内销售的 Android 手机,暂时不受什么影响,但是未来就不一定了。  对国内手机厂商的影响  而之所以暂时没受什么影响,这和国内手机厂商使用的 Android 系统有关。  事实上,Android 移动操作系统部分是开源的,但也有部分并未开源。它可以减缩为两个部分来看:  谷歌移动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简称 GMS)  Android 开放源代码项目(Android Open-Source Project,简称 AOSP)  其中,GMS 就是 Android 的灵魂所在但它是闭源的。GMS 包含 Google 多款在线服务,其中包括 Google Play、Google 语音控制助理、Google 地图、Gmail、YouTube、照片等服务。  但是我们都知道,在国内的大部分地区,我们无法访问上述的 Google 服务(原因想必大家都懂)。因此,国内的手机厂商只需借助 Android 开源的那个部分即AOSP,保留 Android 系统底层的同时再开发出自己的软件功能,并打造独立的账号体系。  而在上文中提到的 Google 将对欧盟地区收取 Android 授权费,也是针对 GMS 部分,自然就与国内发售的 Android 设备没有太大关系了。不过随着国内手机厂商相继进军国际市场,在海外销售的国产 Android 手机的不定性相对更大,此前,据第一财经报道,小米相关人士表示:“Android 收费涉及到 Google 的一系列应用,在国内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在欧洲的情况还要看具体的协议是如何规定的。”  整体而言,Google 倘若未来有一天不再将 Android 开放亦或是对开源的使用协议进行更改,国内的开发者或企业都将处于被动挨打的位置。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于 2012 年所言: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 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  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是要拿下上甘岭。拿不下上甘岭,拿下华尔街也行。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因此,自研操作系统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02.开发一款操作系统谈何容易?  但是开发一款操作系统又岂是一句话的事情,此前的“汉芯”、“红芯浏览器事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国人对国产技术的不信任,况且与 Android、iOS 同处一时期的塞班、黑莓、Windows Phone系统也纷纷陨落,华为就能一举成功吗?事实上,一款系统到底能不能成功,不仅仅取决它的用户量、推广程度、应用数量,更重要的是生态体系。  曾经是王者的嵌入式系统——塞班系统因过于执着“硬件好才是真的好”的理念,导致其机型碎片化太过严重,这势必让开发者付出高昂的代价。另一方面,塞班系统的版本兼容性也不尽人意,且内耗过大、UI 用户体验差,种种原因导致其不能营造良性的生态环境,最终为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  另一款老牌手机厂商黑莓,于今年 3 月 31 日宣布彻底移除 BlackBerry World 应用市场中的所有付费应用程序,并关闭所有购买功能。  而这仅是黑莓 BlackBerry OS 关闭计划的一部分,按照黑莓的规划,将在 2019 年 12 月 31 日全面停止 BlackBerry World、BlackBerry 10 以及 BlackBerry OS 系统。这一系统的陨落主要因为在进入智能机时代,黑莓系统一成不变的更新、自身应用的匮乏,让它的用户纷纷倒戈 Android 与 iOS。  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于 2010 年高举Windows Phone(简称 WP)操作系统大旗进场,整体而言,基于 Windows CE 内核的WP 在系统性能和用户体验上和 Android 也有的一拼,且安全性甚至要高于 iOS,不过最终还是落败了。究其原因,有一点业界公认的事实是,微软未能在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周围建立起自己的生态系统。  对此,于 2010 年 3 月到 2012 年 2 月在微软担任 Windows Phone 产品管理负责人的Brandon Watson 也认为Windows Phone 最终被迫放弃的主因有两个,一个是终端制造厂商和运营商不愿意支持;另外一个是 Windows Phone 没有海量优秀的应用做支撑,以至于经常被开发者选择性忽略。  如果要说老牌的操作系统的成功及失败无法给今天华为研发的操作系统做参考,那么被安全业界人士炮轰为史上最烂的系统三星的 Tizen 或许能给华为一些警醒。于 2012 年推出的Tizen 系统核心是开源的,它的很多应用程序也是三星基于平台开发的,但目前唯一的使用者仅有三星。因为这款操作系统在操作体验、界面设计、功能上都与早期 Android 版本有着极高的相似性,因此在如今成熟的 Android 系统之下,它的胜算微乎其微。  因而,华为研发的操作系统能否成功将最终取决于其是否具备一个完善且创新型的生态系统。  03.华为研发操作系统的可行性有多大?  目前,除了爆出华为正在研发操作系统的消息之外,并没有相关的具体细节披露。但是以技术驱动型的华为一直存在强烈的危机意识,且其每年对研发成本的投入足以支撑华为在底层技术上的领先地位。据华为发布的报告显示,华为 2017 年研发费用高达 897 亿元,占收入比为 14.9%。过去 10 年间,华为累计研发投入达 3940 亿元。  此外,与中兴通讯不同的是,华为自己有能力去研发麒麟 SoC 系列产品,而中兴通讯需要依靠高通和联发科提供智能手机的 Soc。 正因如此,华为计划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相较而言也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而基于“华为研发操作系统已确认”这一现状,知乎上的网友对此也展开了激烈的讨论(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4118539):  @匿名用户(可能来自华为):  我司研发系统不止一套,而且很多人说很难成功,可是从 2016 年就已经赚钱了,只是没用在消费者市场。  很多人说手机系统,确实有自研,而且在使用,只是没有面相给消费者市场。  和谷歌合作是有,只是一个战略,自己防止卡脖子的系统也有。同理中兴也有,中兴今年宣传了,没有 To c。  还有一点,按照现在的趋势,手机系统的市场已经到了瓶颈饱和了,没有什么新花样可以玩儿了,不如做一个超前的东西,当然谷歌也在做,大众不知道而已。  最后一点,做失败了又如何呢?技术是靠积累的,我失败了比别人连做都没做的要好吧。很多人说你又抢占不了 iOS、Android 的市场,记得当年 iOS 发布前甚至往后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人也说抢占不了诺基亚市场份额一样,都是一样的套路,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总会有不小的成就的。  只有做了才会增加成功的几率,失败一两次甚至十几次又如何。庆幸我司不是上市公司吧,要是被资本牵头,资本是不允许很多不盈利的项目进行的。  @逆铭:  搞好 OS 从根本来看也许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商业问题。  @知乎用户:  也许在等风来吧!  首先是时机问题,比如 5G 时代、物联网,都会成为发展的一个契机。  现在华为的手表用的就是自己的系统,也许将来会从物联网着手先发展。毕竟华为为了 Android 底层也贡献了不少代码,华为在智能家居、云等方面也有自己的系统,所以通过各方面的积累,技术应该不是大问题。  大家考虑最多的就是生态,也许生态这个问题等到时机成熟,就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问题了。  比如 5G 来临,网速的大幅提升,以及手机性能的大幅提升,类似微信小程序,快应用,甚至是 Web 应用,云等等跨平台应用会成为主流,而不是依赖特定系统。  也许会全面兼容现有的 Android App,内核换成自己的。  总之,要解决的问题有三个:安全、流畅、产权。产权在手,保证的是生存,不会被断粮;流畅,和苹果争生存空间,华为手机一直以此为目标;安全,一切的基础。只要保证这几点,至于何种形式,用什么样的技术,都不重要。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