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动态
马云又一次告别,阿里再一次出发
百家号 | 来源:百家号 浏览次数:329 发布时间:2018年9月11日
摘要:

犹记得一年前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传出来的歌谣:一无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普通家庭马化腾。

犹记得一年前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传出来的歌谣:

一无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刘强东。

悔创阿里杰克马,普通家庭马化腾。

不到一年之内,资本市场风起云涌。王健林被“混改”,万达早已经更名改姓;腾讯永远涨的神话破灭,大股东Nasper减持,股价较高点475.6已下跌接近30%;而京东,因不知妻美的刘强东近期的一个负面消息,股价大跌市值蒸发;似乎只有一向低调的阿里(BABA.US),还算稳健。

然而,就在今天,2018年9月10日,马云对外正式宣布将于1年后的今日辞去阿里董事长的职位。外界戏称,当初“悔创阿里”的杰克马,终于也干不下去了。

图片来源:阿里巴巴;马云公开信

此一举,在当下国进民退的大语境下,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从资本市场到街头巷尾,霎时间议论纷纷。不少人认为这是躲避风头,免得在如今宏观环境紧缩的背景下成为众矢之的。

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公众关心的新闻事件往往会遭到过度解读,以致真相深藏云中,而传闻谣言满天飞。而投资者如果不能抓住事件的本质,则往往就会被各种杂音所困扰,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

在我看来,马云之退出阿里阿里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无非是淡化最初创始人的影响,而为企业长久发展着想的一步棋。

事实上,核心初创人何时退出,对于任何一家企业都是非常关键的生死大劫:这一步走得平稳,企业便可重获新生;这一步走得不好,企业有可能会中途断送掉。

阿里之“去马云化”,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往前追溯,当始于2013年马云卸任阿里集团CEO之时。

马云的卸任,为阿里集团带来的不是变动和元气大伤,反而,他的每一次“退休”都为阿里带来新的空间。马云之于阿里,可以称得上是创始人淡出、企业接力的优秀范例。

一、马云上一次卸任

让我们把时间轴推到2013年5月10日,那是马云卸任阿里集团CEO一职,改任集团董事局主席。那是马云第一次“退休”。当时马云在他的卸任演讲中说到:“48岁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明天开始,生活将是我的工作。”

淘宝10年,功成身退。何其行云流水,何其云淡风轻。当时观看马云的卸任演讲,我都不免在憧憬马云的未来之何等诗意,西湖边、群山中,一碗清茶,半世功名。

然而,在此之后,我们看到的却不是一个超然隐居的马云,反而马云和阿里巴巴的形象却越来越红。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当时纽交所的“红马甲”交易员们喊单的时候,此起彼伏的“BABA”、“BABA”不绝于耳。我们中国人笑称,美国人管马云的阿里叫“爸爸”。

自此,马云的地位与身家扶摇直上,2014年胡润百富榜马云排名第一,2015年北京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马云位列第二。

既衣锦,可还乡。

2014年,马云为自己的母校杭州师范大学捐赠1亿元,并设立专项基金,成为杭州师范大学马云基金会。

2015年,马云在杭州成立湖畔大学。同年4月,马云通过持续性捐款124亿元,获得第12届“中国首善”的称号。当年12月,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当选全球互联网治理联盟联合主席。

2016年,马云更是走向全球,9月,受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出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

2017年1月与美国总统川普会面,媒体称“Great Meeting”,川普说马云马云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3月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2018年5月获得香港大学荣誉博士学位。(以上四段文字内容来自互联网)

图片来源:阿里巴巴;马云新名片

捐款、慈善、进修、创建商会、建立NGO……此间频繁参与社会活动的马云,在把自己锻造成“中国电商教父”的IP的同时,他身后的阿里这个logo也最终被国人和世界所接受。马云实质上并没有淡出阿里。

相反,他以高超的口才、社交技能、以及社会责任感,为阿里增加了此前未曾有过的元素。须知在问世之后很长时间里,淘宝给国人的印象是假货和骗子出没的地带,并不比今天的拼多多好到哪里去。

2013年5月马云卸任后,继任CEO的是陆兆禧。陆兆禧曾负责过B2B(阿里巴巴网)、淘宝、支付宝、大数据等多个项目,对集团的业务了解深入而全面。

在2015年5月,张勇(逍遥子)接任阿里CEO,并持续至今。逍遥子对阿里的贡献之大自不必多说;菜鸟、天猫超市、以及双十一狂欢节,都是出自他手。

可见,马云第一次卸任(2013年)之后,对内有陆兆禧、张勇等新一代的管理层,不断地推出新的产品和项目,实现迭代;对外则是马云通过将自己打造成名人、慈善家、演说家、以及商业教父的形象,内外兼修,终于使得阿里的企业形象从一个互联网电商平台,成功地蜕变为综合金融服务平台、独角兽、互联网科技巨头。

图片来源:网络;张勇(右)、陆兆禧(左)

马云的卸任释放了他的社会活动才能,当回头看这几年阿里大踏步前行的历程时,我们对那句“从今天起,工作就是生活”仿佛有了更深的理解。

二、2018年,马云的再度“卸任”

转眼到了2018年,今天是教师节,9月10日。马云似乎特别会挑选日子。

上次是淘宝网创立十周年,而这次却是他的老本行 —— 教师,这个集体的共同节日。而马云这次卸任的主题是:再做教师。

图片来源:网络;马云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教师是他最喜欢的职业

须知企业家如马云者,在成就了阿里如此庞大的企业帝国之后,想要彻底撇下一切职务去做一个无关的事业,是不可能的。任何人,都是他身上的所有社会关系的集合。上一次马云卸任,2013年,正是中国互联网创新风起云涌的前夜,他的放手成就了阿里向互联网与科技公司的转型。此时马云的卸任去做教育,难道又预示着什么吗?

今天,中国社会的财富积累,可以说已经接近尾声。我们此前为了赚钱而牺牲掉的东西,现在是清算的时辰了。

为了效率,我们牺牲了公平;为了速度,我们牺牲了健康;为了抓住时机,我们牺牲了厚积薄发的能力。健康、养老、教育,无疑将是未来的三大主题。

而科技公司巨头如阿里者,完成了财富积累,并且成为了一家具有国内乃至国际重要的公司,就必然要承担社会责任。

健康、教育、养老,这几个关键词,如果说几年前还是一些想要一夜暴富的公司标新立异的幌子,那么当下乃至未来,则会是政府、国企、乃至重要的民营企业为国分忧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本清源、回归本质,这些带有非盈利性质的公共事业,不应该完全交给以赚钱为目标的资本来运营,这也是朝野内外之共识。

说这是国进民退也好,我毋宁认为这是社会分工的必然要求。站在全社会的角度,价值评判体系本是多元的,赢利与致富是一部分,社会责任与社会公平也是另一部分。

因此,大型国企以及民营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是当代政府与企业的共识。而如果像阿里这样的重要企业。从长远看,不能主动地将社会责任纳入自己考核指标,那么最终要么面临竞争地位的下降甚至丧失,要么面临政府或社会组织的介入。

面对这些,马云的急流勇退就显得意味深长。在当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社会矛盾突出的背景下,人们在呼唤40年来经济发展所失掉的东西。

而马云此举,让我们看到的不是被动接受甚至是逃避的阿里,而是一个以更加主动的姿态去迎接变化的阿里。

因此,在我看来,马云放下阿里董事局的职务去做教育,却哪里是什么卸任,分明是社会责任企业化转型的先驱。

且看5年后,当我们再度回味马云在2018年做出的决定、以及发表的公开信中的文字的时候,又会得到什么新的感悟。

三、企业传承,传的是什么?

马云这一路以来越来越务虚、越来越形而上的卸任“组合拳”,自是为阿里集团的发展释放空间与动能,但同样也有显而易见的另一重效果,那就是逐一淡化创始人的影响,使企业得以自行运转。

企业传承自来都是企业的生死劫;因创始人发生变故而大伤元气的企业,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成功的case,最近有李嘉诚的长和系世纪大交接,远的有微软比尔·盖茨的退隐江湖。

今年4月,李嘉诚宣布将于5月10日的股东大会之后卸任,并由其长子李泽钜继承其位。生于1928年的李嘉诚,此时已经是90岁高龄。此前的2015年,为了使李泽钜顺利继位,长和系进行了一次重组。

图片来源:网络

而再之前,有很多时候,人们担心他的健康,担心长和系的传承将会出现问题。长和系的平稳交接,也让李嘉诚这位上世纪最出色的华人企业家的传承大事最终落了地。

而此前,华人企业家在其企业传承的问题上,毕竟总是显得并不顺利。这才使得“富不过三代”成为中华文化的一层谶语。

无论如何,李嘉诚的传承,仅仅是盈利能力和公司治理的传承,而公司文化方面,生性沉着实干、脚踏实地投资土地(地产)的李嘉诚,并未为长和系带来明星一般的公司文化。

相反,以科技和互联网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天生地每一个都是传奇。

1955年出生的比尔·盖茨,于2014年正式卸任在微软董事长,时年59岁。比尔·盖茨之后,微软在新的CEO纳德拉的掌舵下,保持着上扬的态势;比尔·盖茨退休时的2014年2月5日股价为36.6美元,而2018年9月6日的收盘价为108.7美元,市值已经高达8300亿美元。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微软最新股价日k线图

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往往都是人格魅力无穷、光环万丈的神。对于这样的创始人,无论是比尔·盖茨还是马云,宣布退休后,资本市场往往会表示敬意地下跌。

相反,如果股价不下跌,这些创始人会觉得特别没面子;跌得越猛,反而心里越有安慰。

此前,微软的CEO鲍尔默宣布退休,股价却大涨,真是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好在纽约时报报道了马云要辞去董事会主席的消息后,阿里股价盘后跌了将近3%;从这个角度看,资本市场认可马云的能力和贡献。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阿里巴巴股价盘前走势图

但股市翻云覆雨,影响因素太多。说到底,创始人的淡出,为的是公司可以更好地发展,而不是自己的离开导致公司业务受损、股价下跌。

那什么情况下,创始人的淡出,不但不会导致公司受影响,反而越来越好呢?这问题就回到了企业传承的核心,传承到底传的是什么?

手艺与技能的传承,会失传。金钱财富的传承,禁不起败家子的挥霍。这两者都难以克服人的因素,一旦所传非合适的人,就会失败。

那么超越了人的因素,将公司治理的体系进行传承,是否可行?

传递公司治理体系,可以维持公司在行业内的地位,但时代命运起落的大潮中,还是会显得暗淡。福特汽车、东芝电子、通用电气……这些拥有核心技术、管理优秀的企业,在工业化时期,都是实力雄厚的巨无霸,但是新的技术变革却将他们甩在了时代的后面。

因此,企业传承的核心,应该是企业文化的传承,特别是企业文化之中的企业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要跟上时代,拥抱变革,企业要不断地进行转型。而每一次转型,无疑是企业内部的再创业。

能够长久保持生命力的企业,一定是企业家精神的代代相传。当然,这并不是容易的。

马云的第一次退休,卸任阿里集团CEO,是公司治理结构的传承。而他的继位人陆兆禧,是一位优秀的企业管理者。同时,这期间,马云进行了大量的公司文化建设。

马云的第二次退休,也就是这次卸任董事局,是着力对企业文化的进行传承。此次的继位人,张勇,是一位具有创新精神、敢想敢做的“企业家”。只有将企业家精神长久地保持下去,才能使一家企业在瞬息万变的商业世界中利于不败之地。

企业,不要看它赚了多少钱,甚至商业模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承担了多少社会责任、以及保有和发扬了多少企业家精神。

这让我想起了清朝晚期的大学者辜鸿铭在《中国人的精神》中的一句类似的话:

要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化,不要看她造出了什么样的铁路、轮船、大炮,也不要看她能够建造多少铁路、轮船、大炮;要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化,要看她能够哺育出什么样的人,男人和女人。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