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马云放手?欢迎来到中国互联网新时代
深网 | 来源:深网 浏览次数:1635 发布时间:2018年9月10日
摘要:

2016年2月20日,马云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就接班人的问题做出公开回应:不要年老力衰再找接班人,要趁着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的时候去考虑接班人问题。

  作为永久合伙人的马云,无论职务如何(只要不辞去永久合伙人),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将永远处于其控制之中。

  现在对于阿里来说,他们正处于一个需要“负责任”的时间点,从今年6月份以来,阿里股价持续回落,三个月时间,股价跌幅高达23.3%,市值蒸发约126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682亿元。

  腾讯《深网》作者 孙宏超

  1999年伊始,马云对后来众所周知的“十八罗汉”表示:“我要回杭州创办一家自己的公司,从零开始。”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当天,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这不是马云第一次宣布“放手”。2013年,淘宝十周年庆典,48岁的马云单膝下跪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我以后不回来了。要回也不回来。因为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你们会做得更好。

  但直到今天,阿里巴巴事实上的领袖依然是这个来自杭州的“颧骨深凹,头发扭曲,露齿欢笑,顽童模样,5英尺高100磅重”的前英语教师。无论是从陆兆禧到张勇,还是从彭蕾到井贤栋,阿里巴巴所有大大小小的人事变动,巨大商业帝国的操纵杆都牢牢握在马云手中。

  在马云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同时,阿里“十八罗汉”也辞去了“创始人”的身份,宣布成为“合伙人”。这个当时不起眼的决定,最终让阿里巴巴的最高权力中枢浮出水面。在这个团队中,马云和蔡崇信作为永久合伙人,无需遵守60岁自动退休的规定,直到自己选择退休、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或被选举除名,才会不再是永久合伙人。

  这意味着,即便马云辞去阿里巴巴所有职务,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依然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

  退休早有预兆

  2016年2月20日,马云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就接班人的问题再次做出公开回应:不要年老力衰再找接班人,要趁着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的时候去考虑接班人问题。

  一年以后,马云又在马来西亚谈到了退休问题:我不想死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会退休,我会死在海滩上。

  在主场湖畔大学上,马云则透露了更多自己关于退休想法的细节:早在1995年(中国黄页阶段),就有了退休的想法,也就是2005年会继续做老师,“但没想到,2005年和eBay的竞争在火热的状态,那时候回去是不负责任的,于是想想再过几年吧。”

  最明确的表态来自近期的阿里XIN公益大会,马云说自己最后还是会回到当老师这一行,未来会把所有精力和想法都放在教育上。“我做老师能得心应手,而且也是性格决定的,我对很多东西充满好奇和想象我进入商界完全是误打误撞,本来就想玩两年,没想到一搞搞了20年。”马云表示,那段教师经历,让他在整个阿里巴巴发展过程中受益匪浅。

  两天后,纽约时报报道称,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云说,他准备辞去公司职务,继续寻求教育慈善事业,“我喜欢教育。”

  阿里巴巴方面在打出一套太极推手后,宣称马云一直想当老师,但最后还是对媒体表态,周一(9月10日)时,马云将宣布“传承计划”。

  事实上,此前阿里巴巴正在大规模调整VIE结构,以此减少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改由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们集体控制,当然这个合伙人体系确保了阿里巴巴仍然在马云的控制之中。

  今年7月27日阿里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20-F文件)中,详述至2019年要完成对VIE架构进行调整。目前阿里的主要业务公司有6个,这些公司被注册在开曼和英属维尔京群岛的5个VIE公司控制,马云和谢世煌控制了4个。调整改进后的VIE架构控制方式显示,在VIE实体之上有多层法人实体和自然人,再辅以合同安排,目的是为规避“关键人风险”。

  合伙人制度确保影响力

  虽然辞职阿里巴巴集团CEO已经5年,但不争的事实是,双十一、云栖大会、菜鸟大会等涉及阿里巴巴各个业务体系的重要活动,马云往往依然扮演那个压轴的角色,这也意味着他仍然是那个阿里巴巴最重要的人。

  和其他公司不同,阿里巴巴独有的合伙人制度确保了这一切,“文化传承”,在阿里巴巴的招股说明书中,这四个字被用来解读这个制度。

  招股书称,阿里巴巴在2010年7月将合伙人协议正式确定,并取名为“湖畔合伙人”。除了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外,其余合伙人在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公司或关联公司时,即从阿里巴巴合伙人退休。每年合伙人可以提名选举新合伙人候选人,新合伙人需要满足在阿里巴巴工作或关联公司工作五年以上;对公司发展有积极的贡献;高度认同公司文化,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等条件。为了确保合伙人与阿里巴巴股东利益一致,合伙人制度还要求,在作为合伙人期间,每个合伙人都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公司股份。

  这个制度被阿里巴巴方面解读为以此保证团队创新能力,确保管理的持续性和稳定性,不会由于个别创始人的退休或者身份变动而影响到公司的运营。

  这个“个别”自然不包括马云和蔡崇信。

  此外,该投票权还规定:股东要推翻合伙人提名制度,需要获得至少95%股权才能成功。

  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的重要股东软银同意在每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赞同阿里巴巴合伙人董事提名;在没有和马云及蔡崇信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不投票反对任何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的董事;将超过公司发行普通股30%比例股票代表的投票权进行委托,支持马云与蔡崇信的投票。

  显然,作为永久合伙人的马云,无论职务如何(只要不辞去永久合伙人),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将永远处于其控制之中。

  轮岗制培养接班人

  在最初的中供铁军年代阿里巴巴就开始了严格的内部轮职制度,管理层每年都会有调动。一个管理人员想获得更好提升,必须具备两点:一是接班人计划完成很好,二是有过轮岗经历。

  一位阿里巴巴的老员工对腾讯《深网》表示,当年阿里巴巴的大区经理基本上都是两三年调了五六个地方,而且调令仓促,反应时间有限。

  2007年,阿里巴巴开始第一次大规模高层轮岗。

  在B2B业务上市后,马云向员工发了一封公开信,宣布旗下四大板块高层将进行“轮岗”:其中包括创始人之一、阿里巴巴执行副总裁、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岗进修”,另一创始人、集团资深副总裁金建杭岗位调整。另外,李琪、吴炯、李旭晖、曾鸣、陆兆禧、金建杭等多名高管的职位出现调整。

  此次调整后,阿里的“组织部”浮出水面。有阿里巴巴的前员工对腾讯《深网》表示,在“十月围城”事件后,马云曾在阿里内部表示阿里的价值观有所弱化,组织部和大轮岗背后目标就是要打破阿里巴巴内部的小圈子。

  阿里巴巴的第二次大规模轮岗仍由组织部协同,这被解释为加强集团各业务协同、组织打通及人才流动。此时,组织部所属干部已达200人左右。

  最新的大型战略调整来自去年年初,核心目标为全面拥抱“五新”并向大生态出发:任命刚卸任菜鸟网络CEO的童文红为阿里巴巴集团CPO(首席人力官)兼任菜鸟网络董事长,万霖出任菜鸟网络总裁;任命蒋芳担任张勇的国际业务特别助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首席人力官;吴敏芝和戴珊工作轮岗,吴敏芝任阿里巴巴集团CCO(首席客户官),戴珊任B2B事业群业务总裁;阿里巴巴集团CTO(首席技术官)张建锋兼任阿里云CTO,同时云OS事业群进入阿里云事业群,由胡晓明负责;王帅作为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市场委员会主席,同时担任集团公共关系团队负责人。

  此次马云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身份后,呼声最高的接班人为张勇,其目前的阿里巴巴集团CEO则被认为可能由B2B群业务总裁戴珊接任。

  2005年,马云没有离开阿里,因为“回去是不负责任的”。但现在对于阿里来说,他们也正处于一个需要“负责任”的时间点,从今年6月份以来,阿里股价持续回落,三个月时间,股价跌幅高达23.3%,市值蒸发约126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682亿元。

  在一年后,马云正式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前,阿里巴巴是否能扭转颓势,重回正轨?至少在公开信中,马云表示:“我从今日起会全面配合张勇,为我们的组织过渡做好准备。在2019年9月10日之后,我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