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无人机专利战打到美国 道通智能硬杠大疆
证券时报 | 来源:证券时报 浏览次数:544 发布时间:2018年9月7日
摘要:

在中国科技之都的深圳,有两家无人机公司将战火打到了美国本土,甚至引起商务部关注。

  商务部预警信息披露栏目显示,8月30日,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其实为“深圳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在美国设立的公司,该消息传出后,一时间国内舆论哗然,认为在中美贸易争端的紧要关头,对一家同样位于中国的公司痛下杀手,属于自毁长城,有不少人站在民族大义之上对其指责,但如果将此次争端的背景摊开,这不过是两家公司知识产权诉讼的自然延续。

  这家神秘公司到底如何?它为何会在美国对大疆发起调查?

  道通智能

  和道通智能相比,大疆创新更为出名,大疆创新创立于2006年,是大学生创业项目,创始人汪滔是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一开始创业颇苦,长期乏人问津,也曾想过对外融资,见了很多创投机构,当时没人感兴趣,后来引来了外资风投,现在尽管拆VIE结构流行,但大疆创新还是VIE结构。今年3月份大疆创新再次融资,估值达150亿美元。

  从有点起色开始,大疆创新就位于香港科大深圳产学研大楼,一直到做了相当大规模,才搬到位于南山区高新南四道18号创维半导体设计大厦。

  从现在的大疆创新总部往东北方向8.2公里,是南山智园,位于深圳大学城附近,这里要建的是“国际知识创新村”,园区共14栋办公楼,很有科技感。在这里上班的员工表示,这里主要是高科技企业,入驻这里会有政府补贴,这里的企业都不会差。

  道通智能位于B1栋,靠近南方科技大学的一个出口。从6到10层,都是通道智能和其关联公司,10层是食堂,一侧是长条状的桌子,挨得颇为紧凑,另一侧则是摆有乒乓球台,是员工娱乐之地,地上铺着地毯。中午时间员工休息,灯光也暗着。上班之后工位上坐满了员工,在9楼大堂,一位外籍工程师用苹果电脑办公。

  相比之下,道通智能的关联公司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更为出名,这家公司从事汽车后市场的诊断设备和汽车电子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曾计划上市,保荐机构是中信证券,但目前状态为中止审查,原因是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的。

  2014年道通科技实现营业收入为3.72亿元,实现净利润1.34亿元,可见毛利率水平不错。2012年到2014年利润稳步增长,2015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为2759万元,发行前总股本为4亿股。在深圳,这样的规模并不算大,但对于上市要求而言,已绰绰有余。

  道通科技计划募资7.93亿元,其中有一个项目是道通无人机产业化建设,计划投入1.85亿元,建设地址在光明新区。

  这个其实就是通道智能的项目,通道智能2014年5月29日成立,当时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通道科技100%持股子公司。

  但是在道通科技中止上市后,道通智能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扩大到3.35亿元。2017年9月30日,股东变更为深圳市通元合创投资有限公司100%持有,今年5月25日再次变更,李红京持有91.25%股权,深圳通元持股比例8.75%,而李红京同时也全资持有深圳通元,目前注册资本3.45亿元。

  也就是说,通道智能成了李红京的公司,和道通科技股权上已没有什么联系。

  在道通智能美国发起对大疆创新调查后,有人说道通智能是中兴投资的公司,实际上,道通科技的确接受了中兴投资。2013年10月,道通科技引入创投机构,包括金石、达晨、中兴成长等入股,估值为8.8亿元。此后又通过增资和转增,将股本扩张到4亿股。在这个时间段,道通智能是道通科技的子公司,道通智能和中兴还有些许关联,但是现在已经不是。

  道通智能做无人机的历史,创始人李红京认为可以追溯到2013年。

  起诉

  除了这次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发起针对大疆创新的337调查,今年4月份,道通智能还以其美国公司Autel Robotics之名,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大疆三家公司(DJI Technology Inc.、SZ DJI Technology Co. Ltd.和DJI Europe B.V.)提起诉讼,称大疆侵犯了其2件美国发明专利权。

  在诉状中,道通美国公司称大疆目前在售的多款无人机产品均涉嫌侵害其专利,要求法院确认侵害事实,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在诉告中,道通美国公司还同时请求由陪审团参与审判。

  有意思的是,这2件用来指控大疆创新侵权的专利,分别从霍尼韦尔(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和加拿大渥太华一家名为“Draganfly Innovations Inc.”的无人机公司购得,其中174专利名为“自动载具速度的自动规划和调节”,2011年7月12日获得授权,2017年10月28日转让至道通美国公司名下,该专利主要描述了无人机接受来自用户的飞行路径后,通过传感器的风速等数据来调整无人机的方向和速度,确保以确定的速度和路径飞行。另一件,2016年2月16日获得授权的184专利名为“紧凑型无人旋转飞行器”,主要描述了多旋翼无人机的旋翼如何通过旋转来保持无人机稳定性,2017年12月5日转让于道通美国公司。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就此询问通道智能公司工作人员,为何用于起诉的两个专利,原来都不是道通智能的?该公司人员回应称,不管原来是谁的,现在是道通智能的,就可以用来起诉。

  在有些人手中没有用的专利,在另外一个人手中就可以发挥威力,所以国际间专利买卖是很频繁的事情,有些公司在能够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会卖出一些相对不重要的专利,以盘活资产。

  这很明显是针对竞争对手的一次专利战布局,是道通智能对大疆创新的一次钳制。

  实际上,在美国大疆创新也布局了很多专利,除了中国主战场外,欧美为主要申请区域,考虑到美国市场的重要性,早在2010年,大疆就开始在美国进行专利部署,主要集中在航拍、电影摄像、远程追踪、电池多个技术。

  337调查的对象为进口产品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以及进口贸易中的其他不公平竞争。337调查与众不同,因为美国设置337调查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本国产业,阻止竞争关系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美国对中国发起337调查,就是限制中国在美国的出口,让美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更有竞争优势,一家中国公司的美国公司对中国公司发起337调查,还是很罕见的。

  大疆创新方面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目前还在诉讼期,不方便对此回应。

  反制

  实际上,据知情人士讲,这算是道通智能对大疆创新长期诉讼争端的一次反制。

  早在2015年年初,大疆创新就在深圳状告道通智能,称后者侵犯了其外观专利——大疆创新指控道通科技、道通智能侵犯其研发的phantom无人飞行机享有多项国内外专利,其中包括针对产品外观的专利号为CN201230425431.4号,名称为“旋翼飞行器(phantom)”的外观设计专利。还称通道智能等2014年底向市场推出其X-STAR无人飞行机外观与原告“旋翼飞行器(phantom)”外观设计专利近似。

  但深圳中院审理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设计既不相同也不近似,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大疆创新不服上告,终审法院维持原判。

  2016年1月30日,在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道通智能被当地法院派出的法警持“临时禁令”查抄,原因是该公司无人机产品X-Star被指涉嫌外观设计侵权,举报者就是大疆创新。

  在国内没告赢,大疆创新把战火烧到美国。2016年8月,大疆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道通诉至美国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大疆指控道通侵犯其3件美国发明专利、和1件美国外观设计专利,涉及多旋翼无人机的上下壳体一体化结构等,该案至今还显示处于证据开示期。2017年5月,大疆创新还在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向道通发起诉讼,依然还是指控后者侵犯其专利,最后该案于2018年3月被移送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两案合并审理。

  道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提到大疆创新曾状告道通科技涉嫌侵犯商业秘密,但随后并没有进入法庭解决,应该是在开庭前撤诉。这是比较奇怪的,可能是掌握证据不足。

  大疆创新用专利保护自己的权益,不仅仅是针对道通,在国内发起对不少同行的起诉,在美国也发起过对其他同行的起诉。

  作为行业引导者,大疆创新在无人机领域可谓一枝独秀,后来者想赶超,自然要想些办法。国内有媒体曾报道,道通科技在无人机领域是在山寨大疆创新。

  深圳作为无人机之都,贡献了全国80%以上的产值,占据了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约70%的市场份额,聚集了300多家无人机企业,年销售额超200亿元,年增长幅度30%以上。深圳市也制定政策支持无人机行业发展,制定了《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其中无人机是重点支持领域。

  2014年年初,证券时报曾报道《破译大疆创新无人机腾飞密码》,揭示大疆创新这家公司迅速增长,当时深圳就有不少无人机公司,此后又有不少公司投入到无人机行业。

  有报道显示,大疆创新2017年营业收入为175.7亿元,同比增长80%,净利润43亿元,同比增长123%,其收入来源绝大多数来自出口;道通智能参与社保人数182人,和大疆创新相比规模还小得多。双方在美国发起诉讼战,就是因为美国是无人机销售的主要市场,是双方都不可失去的市场。

  另外,美国对知识产权保护制度非常完备,华为也在美国有不少知识产权方面的诉讼。

  李红京其人

  在一家科技媒体刊登道通智能山寨大疆创新的文章后,道通科技以“商业诋毁纠纷”起诉媒体,随后又提出《和解协议》,作为道通科技的创始人,李红京在企业家群体里显得很有个性。他还起诉过福特汽车一方,认为对方涉嫌垄断。

  在媒体刊登文章后,网上冒出一篇文章《我劝大疆勿做“霸道总裁”,尊重市场竞争,敬畏法律!》,据知情人士讲,这篇文章就是李红京一方所写,李红京坚决否认山寨,称早在2013年开始,道通就进军无人机领域,组建了包括海外高端人才的研发团队,投入了超过1亿元的研发资金,道通的三款无人机新品早在美国第48届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亮相。

  李红京为人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2016年接受过一次南都采访,讲述了他的创业经历:李红京是在美国中断博士学业回国创业,创办道通时,李红京身上仅有5万元存款,还有60万元的负债;2004年,李红京、危骁、曾宁出资成立道通科技,注册资本50万元,其中李红京占40%,后两人各占30%。创办道通科技时,加上他自己总共才3个人,而真正全职的就两个人。

  经营初期,因为办理工商登记变更存在违法行为,有替代股东签字行为,在2007年被深圳工商局处罚5万元,但到了2007年,由于经营理念存在分歧,危骁和曾宁二人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李红京,李红京100%持股道通。

  李红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6年找了一个负责系统的技术总监,当时给的年薪是50万元,还买了一台全新的福特蒙迪欧轿车给他开,后来技术总监做了两年,觉得在道通太辛苦就辞职了。

  2010年,李红京分两次将所持90%股权以2元价格转让给妻子王淑萍;2012年,王淑萍又将这部分股权转让给了李红京(原来,两人在2010年3月办理离婚),为了保证李红京支付补偿,转让股权作为履约保证。

  2010年,李红京还将所持10%股权以1元价格转让给了李宏。李红京称,为了挖到李宏,他前后去了不下20次,分给他10%股权,理念可以不一样,但利益要一致,道通没有一个核心工程师辞职出去自己创业的。

  李红京是湖南人,公司也有不少湖南籍人士,道通科技董秘目前常驻湖南,公司内部人士称,“董秘来的话,公司会派车去接”,公司曾有品宣部门,但李红京后来觉得要专心技术,也砍掉了。

  李红京在接受采访时称应该追求技术创新,希望专心把产品做好,少一些恶性竞争企业要有好的利润,才能维持长远的研发与发展。

  这次专利战,在李红京看来,不知道算不算恶性竞争。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