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
小黄车到底会不会黄?
第一财经 | 来源:第一财经 浏览次数:569 发布时间:2018年6月5日
摘要:

在一次次传言和辟谣中,小黄车昭示着共享单车行业的风雨飘摇。

  关于小黄车资金链紧张的消息并非第一次传出,在一次次传言和辟谣中,小黄车昭示着共享单车行业的风雨飘摇。

  6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ofo小黄车面临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等困境。称此次裁员人数将是ofo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总部整体裁员比例达到50%,且存在继续扩大范围的可能性。裁员涉及ofo的全部业务条线,包括业务团队与职能部门。其中供应链团队80人,裁员比例为60%,即供应链最终只保留32人。

  与此同时,管理层也将发生剧变。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离职,整个海外部门解散。同时离职的高管还包括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与公关内容总监杨汛。

  海外业务不会裁撤

  针对此事,ofo一位内部员工告诉第一财经,南楠的确已经离职,但主要是出于个人原因。张严琪并未离职,近期公司内部进行了一次大的组织架构调整,张严琪将可能负责区块链业务。

  “公司大范围裁员一事并未听说,从目前公司大的微信群来看,过年至今人员从3000人左右到目前2800人左右,并未出现报道中所提及的裁员比例。”上述员工告诉第一财经。

  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朋友圈进行了回应,称COO离职消息不符,海外业务解散不实。而关于报道中提到的裁员问题,于信表示,此事不好澄清,只能交给时间去证明,此事背后是有人在推动。谣言当事人之一杨汛也在朋友圈进行了回应,称自己并没有离职。

  虽然ofo方面否认了管理层地震和大规模裁员,但从ofo与滴滴不和,三位派驻高管离职到ofo绕过滴滴抵押单车向阿里借款17.7亿补血,以及拒绝滴滴收购要约被曝降薪裁员,一定程度上反映出ofo的资金和运营压力。

  无论是小蓝、小鸣单车的破产宿命,还是摩拜最终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和正向现金流,使得共享单车企业难以走向独立运营。

  在共享单车创办早期,创始团队甚至投资人一度认为依靠租金可以收回成本,实现盈利。ofo创始人戴威曾算过一笔账:目前每辆车大概能带来5~10元的收入,ofo自行车的成本不到300元,若按照12个月报废来算折旧的话,每天的折旧不到1元,每个运维人员大概负责300辆车,一天薪水100元,平摊到每辆车上,一天的成本也不到1元,总体算下来,毛利在70%~80%左右。

  但在资本助推之下,现实竞争场上的变化参数远比这笔账要复杂。

  数家单车公司大量铺车,推出“免押金”、“免费”等模式之后,仅靠租金盈利已不太现实。“共享单车商业模式是成立的,但估值太高,在缺乏管理的情况下,免租金模式很难在一二线城市继续,押金的挤兑也很严重。”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曾向第一财经表示。

  资本的收紧,高额的管理、运维成本,仅仅依靠单一的租金收入很难带来可观的利润。新年过后,摩拜和ofo小黄车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价格战。ofo甚至推出了车身商业化广告,在APP上也上线了开屏广告。

  刊例显示,ofo给出的资源数据为“1500万辆单车、覆盖2.5亿用户”,而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2000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100~120元,1000CPM起售。在第三方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上,记者也发现有多名ofo B2B事业部员工在推广广告业务。

  但在实际推广中,品牌主对于车身广告效果仍存在担忧。“一方面广告位比较狭窄,不少停放在路边的共享单车被贴满牛皮癣广告,效果会打折扣,同时流动广告还要考虑到品牌呈现环境安全问题。”一位资深广告界人士告诉记者。

  更直接的风险来自于政策,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城市,已经开始明令禁止在车辆上设置商业广告,广告所能带来的营收增长并不乐观。

  左右手互搏

  共享单车市场也在酝酿新的变化,巨头是其中最大的变量。

  同被阿里系投资的哈罗单车再次获得蚂蚁金服领投20亿元投资。根据永安行公告来看,参股公司低碳科技获得20.60亿元增资,其中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增资18.93亿元,上海云鑫对低碳科技的持股比例将从27.6%升至36.7%;永安行的持股比例将从10.2%降至8.9%,为第二大股东,低碳科技的整体估值不低于14.68亿美元。

  低碳科技是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合并后的运营主体,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哈罗单车先后完成了4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15亿美元,融资规模和速度与整个行业形成鲜明反差。蚂蚁金服领投了其中的三轮融资,成为哈罗单车的第一大股东。

  错过了打车大战带来的流量入口之后,阿里不会再错过单车这个巨大的线下场景,3月份以来哈罗单车所采取的全国芝麻信用免押金策略效果明显,成为阿里推广支付工具的重要抓手。在业界看来,作为阿里系布局共享单车两枚重要棋子,蚂蚁金服对哈罗单车的频频加持,使得哈罗单车的战略地位在提升。

  另一面,一直寻求独立发展的ofo则在尝试建立自己的信用体系。此前,ofo与芝麻信用合作在全国25座城市推出信用免押金的政策,现在能使用信用免押金的仅剩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和厦门5座城市。在其他城市,用户需要购买95元“福利包”后才可继续享受免押金服务,95元“福利包”被直接充入账户余额,消费完后,用户需重新购买。

  从市场定位而言,哈罗单车与ofo形成互补。哈罗单车一直深耕于二三线城市,受多个城市禁止新增车辆投放政策影响,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哈罗单车一直无法大规模进入,此前哈罗单车曾在北京大兴投放单车,置换损坏的永安行单车。

  不过对于合并一事,在今年3月哈罗单车CEO杨磊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合并目前不在哈罗单车考虑范围之内,也没花时间想。“如果有一天合并这个事件真的机缘巧合地实现,到时候选择权到底在谁家手里面还不一定。”

  不过从永安行发布的公告来看,哈罗单车过去一年的净亏损达到了4.889亿元,营业收入仅为1.28亿元,在没有更为高效的增值和盈利模式下,阿里留给左右手互搏的时间有多久?

声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文本链接.

中国电子商会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备13044805号
电话:010-68256762  E-mail:service@cecc.org.cn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中里15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