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 消
返回

红海局势持续紧张 全球供应链风险加剧

经济参考报·2024年2月22日 1390

红海危机仍在蔓延。当地时间2月19日,也门胡塞武装发布声明称,对在亚丁湾航行的一艘英国货轮和两艘美国货轮先后实施了导弹打击。同日,欧盟理事会宣布启动红海和海湾地区护航行动,以维护其商业和安全利益。分析人士认为,红海紧张局势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对全球经济贸易和供应链产业链的多方影响已经逐渐显现。

红海局势持续紧张

也门胡塞武装发言人叶海亚·萨雷亚当地时间19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胡塞武装当天向在亚丁湾行驶的两艘美国船只发射了多枚导弹,并“准确击中目标”。萨雷亚当天早些时候说,胡塞武装对在亚丁湾航行的一艘英国货轮实施了导弹打击,并成功击中目标。

新一轮巴以冲突去年10月爆发后,胡塞武装频频在红海水域袭击关联以色列的船只,以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今年1月12日以来,美国和英国连续对胡塞武装目标发动空袭,造成多人死伤。一些国家谴责美英两国的行动,认为这是对也门主权的侵犯,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随着红海局势持续紧张,多国商船频繁遭到袭击。继美国之后,欧盟2月19日在红海启动护航行动。欧盟理事会当天在一份新闻公报中说,这项名为“盾牌”的行动“将确保欧盟海军在该地区的存在”,致力于维护海上安全并确保特别是商船的航行自由。分管经济事务的欧盟委员保罗·真蒂洛尼近日表示,由于原本通过红海的航运改变了路线,亚洲和欧盟之间的航运时间增加了10至15天,运输成本增加大约400%。

据外媒报道,七国集团国家交通部长将于当地时间2月20日就红海局势举行线上会议。

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冲击

红海局势持续紧张,对全球产业和市场的外溢影响正在不断显现。其中,航运业和进出口业首当其冲。

据克拉克森研究公司统计,2月5日至11日进入亚丁湾地区船舶运力以总吨计,已较去年12月上半月下降71%;当周集装箱船通行量与去年12月上半月水平相比下降8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以来,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舶减少了40%,而绕道非洲航行的船舶数量相应增加。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称,该运河今年1月船舶通行量同比减少36%,收入同比减少46%。

韩国贸易协会2月2日至12日对110家进出口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74.6%的企业表示深受物流阻滞之困。

澳大利亚农业部12日发布的消息显示,澳大利亚向以色列出口的上万头牛羊活畜乘“巴希贾”号货船出海近一个月后又返回出发地点。2月12日获准下船时,它们已在船上待了两个多月。

航道不畅威胁到企业供应链,不少大企业因此遭受损失。特斯拉宣布其德国工厂停产;计算机网络设备巨头思科和消费品牌阿迪达斯都表示,运费有所上升,导致供应成本上升;医疗设备供应商ResMed公司表示,运费和交货时间均受到影响;卡塔尔能源公司表示,红海航线改道增加了成本和时间,并将长期限制可交付给客户的产品数量。

Kornitzer资本管理公司投资组合经理尼古拉·科尔尼策表示:“如果这种压力持续更长时间,可能会压低企业利润率,并导致通胀,因为成本会通过价格上涨转嫁。”

地缘政治因素还给股市投资者带来威胁。美国银行最新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从消费品公司到社交媒体,再到货运公司,投资者将地缘政治视为仅次于通胀的第二大股市风险,尽管这两个风险是相互关联的。

红海危机爆发之初,国际原油价格受到的影响并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海局势的进一步升级预计将给油价带来新的压力。

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震荡上行。虽然国际能源署认为全球石油需求增长正在失去动力,并下调了2024年的增长预测,但红海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显然抵消了这一预测对市场的影响。在关注美国等主要经济体利率趋势的同时,投资者也在不断评估中东地缘政治风险是否会影响原油供应链。分析师预计,中东风险溢价上升带来的最新油价涨势还将持续。

此外,全球能源市场正变得越来越本土化和区域化。贸易数据供应商Kpler的船舶追踪数据显示,今年1月从美国到亚洲的原油装载量较去年12月骤降逾三分之一。同时,印度柴油的运输路线受到极大影响,大量原本应流入欧盟和英国的柴油转而运往亚洲。

通过红海的其他货运量也急剧下降。谷物和工业品的运输越来越多地被迫从红海转移到其他航道。红海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粮食贸易被扰乱,欧盟和黑海地区的粮食经红海出口亚洲和东非的路线受到影响,加剧了市场对全球粮食安全的担忧。

全球经贸增长面临下行风险

由于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时间还不长,各方影响仍然有限,全球贸易也呈现一定韧性,但分析人士担心,一旦冲突持续较长时间,溢出风险将进一步上升。

德国海运企业赫伯罗特表示,胡塞武装在红海对货船的袭击不太可能很快结束。丹麦马士基航运集团近日预测,红海船只遇袭造成的全球航运中断可能至少会持续几个月甚至更长,因为局势的发展不可预测。

IMF和世界银行近日表示,新一轮巴以冲突的持续延宕和红海局势的不断升温对全球经济构成了威胁。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世界政府峰会上表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经济已因此遭到打击。她警告,最担心的是冲突会持续很长时间,这将导致溢出效应的风险上升。世界银行行长彭安杰也表示,加沙和乌克兰危机以及红海危机都是全球经济前景面临的首要挑战,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出现过去35年或40年来最低增速。

世界贸易组织(WTO)去年10月预测,2023年和2024年全球贸易将分别增长0.8%和3.3%,但WTO现在认为,今年的增长正受到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威胁。WTO首席经济学家拉尔夫·奥萨表示,由于全球经济疲软,以及苏伊士运河航运中断的潜在影响,WTO可能将下调2023年、2024年的贸易增长预期。WTO预计将在一个月后公布最新的贸易增长预测数据。

对于受影响较大的欧洲来说,这场危机干扰的程度和持续时间十分关键。据德国安联贸易公司的经济学家计算,如果货运成本翻一番并持续三个月以上,可能会导致欧元区通胀率提高0.75个百分点,并使经济增长率下降近1个百分点。这可能会令本已疲软的欧元区经济在2024年陷入萎缩。

特别声明:
转载上述内容请注明出处并加链接。上述内容仅代表作者或发布者的观点,与中国电子商会官网的立场无关。如有任何疑问或了解更多,请与我们联系。电话:4008 900 668 邮箱:service@cecc.org.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