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行业资讯


贸易的本质



每个人都认为挣钱就是发展,而实际上赚钱是不是发展吗?对个人和对国家来说是不一样的!

比如一个农民生产了2万斤土豆,花费了成本1万元,如果出售给国人,价格是6毛一斤,他的销售才12000块,就几乎赔本了。这时候,政府鼓励他卖给外国人,说卖给外国人,赚外国人的钱,外国人也出6毛?政府就补贴你2毛,农民当然就高兴卖给外国人了,自己赚的多了啊!这时候美国人来了,说要1块一斤,农民就把这个卖给他,但美国人实力强大,他想用东西和农民换,但卖的都贵,说给你汽车吧,中国农民不干,农民辛苦惯了,就想要钱,就想拿着钱买便宜东西,从本国买还便宜,于是,美国人说了,那没办法,就只能欠着,给打个欠条,可这个签条在中国不能花啊,只能在外国买东西,怎么办?这会中国人民银行出来了,说他觉得这美国人过去一直是靠的住的,他愿意担保,你拿这个美国欠条,我就给你换成人民币,你就可以在中国买东西了!这下好了,农民一下刨去成本还1万人民币,再加上政府补贴,赚了12,很高兴,并且实在的拿到手了人民币,土豆运走。

中国人民银行手里,就拿这样的欠条拿了2万亿美元,对冲了相应的人民币给中国出口商。算账起来,我们中国农民赚了;国家也赚了每年增长8-10%

土豆到了美国、一切生活用具到了美国,美国人靠欠条赊账,过的很好,中国农民也有了活干,手里也有了钱,但是因为,拿着的钱,都是没有对应相应东西的,因为那些东西都到了美国去了,所以,物价就越来越贵。

而土豆没卖给国外之前,虽然赚的少,但东西多,东西便宜,而买个房子才20万,现在钱多了,买房子需要200万了。

过了10年,美国人使坏,想赖账了,当然人家没傻到直接不给,不过那好像没有道义,人家不那么干,人家有很多办法,一是拼命制造点危机,而后理直气壮的印票子给自己人,结果他们的票子就不值钱了,就是美国人手里的票子是印刷的,而你手里的2万亿元是血汗钱,而且他还可以随时印刷,你心里还平衡吗?那就是望你的2万亿里注水,最后也许只能买头猪了,二是可以跟你找茬打假最后闹掰,无论哪种方式,就是中国这些年赚的钱,可能突然没有了。

这时候,中国到底是发展了?还是倒退了呢?

总之,出口的事实,最终可能变成这样:

出口老板,是当时拿到了钱,花掉了享受了,不亏的;是中国人民银行亏了,而这个钱最终是平均摊到全国人民头上,等于全国人民,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住新房子,养活了美国人10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傻?

如果算账,本来如果那2万亿美元收回了,我们算账的结果,发展速度是8%或者10%,如果那被赖掉了一部分呢?我们的发展速度,就可能是不是那么高了,所以我们的增长速度,其实到目前还不能说是一个定数。

为了就业?人家一分钱没出,我们给人家生产东西,就创造了就业,难道我们不能给自己生产自己享受,来创造就业吗?中国人民银行乐意给美国骗子担保,难道就不能给我们自己人担保,让我们全国人民提高生活水平吗?

还有个问题,我们也需要说说清楚,到底有钱是发展还是,有东西是发展?

我们有1万斤土豆,但没有钱,我们不算发展;反过来,我们都想要钱,不想要土豆,于是,开始拿了过去的积蓄去股市去赌钱,大家都去赌,参加的人多了,于是股票的价格涨了,每个人好像手里钱都多了,但是这时候,没有人种植土豆了,都去当金融炒家了!结果股市的市值炒到了很高,总资产升值了1倍,这时候算不算发展?肯定算!

但连种土豆的都没了,都去炒股了,那物价必然飞涨,那算不算发展?一个土豆10块钱了!那么到底产品是发展的标准,还是货币是发展的标准?

我们拿自己的资源为条件,比如,煤炭、土地、污染,换来的是两手空空!

而美国人怎么赚我们的钱的,人家是用人的智慧,和创造性,什么资源都没动用,比如麦当劳,就来几个人,什么都不带,什么都是你的,人家就来几个人管着你,一年就卷走几十亿元,微软更可怕,一年卷走几百亿。

人家不要钱,人家拿走的,都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人家不等着被赖账,不给中国人机会。

 经济到底是什么?中国必须重新研究了!

国家和百姓要重新审视,不要自己赚来了钱,却坑了全国人民。

而经济发展还与人的文化直接相关,这是必须看透彻的。

过去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关于现在的市场经济是这样描述的:

今天,我们大部分人享受的高生活水平都依赖于全球经济每天生产出的大量的食物、住房与现代生活所需的其他必需品。

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任务,因为必须获得合适数量的短缺资源以提供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并在合适的时间结合劳动力、管理与资本,生产消费者需求的产品与服务。

简而言之,任何经济体系必须结合各种投入要素(土地与其他自然资源、劳动力与管理技术和资本设施)提供产出:商品与服务。从而,经济形成了生产——支付的流动。

我们也可以将经济体系中的支付与生产流动描述成生产单位(主要是企业与政府)和消费单位(主要是居民)之间的循环流动。

在现代经济中,居民向企业与政府提供劳动力、管理技术、自然资源,则以工资和其他支付形式获得收入。居民获得的大部分收入再向企业和政府购买商品与服务。这个支出的结果是资金作为其收入流回到生产单位,刺激它们在未来生产出更多的商品与服务。生产与收入的循环流动是相互依存,没有止境。

在世界大部分经济体系中,市场执行着分配资源、生产商品与服务这一复杂的任务。

什么是市场呢?它是社会为分配资源而建立的一个组织。通过市场,买者与卖者相遇来交换商品、服务与资源。市场决定着商品与服务的种类与数量。这是通过市场上提供的商品与服务的价格的变化而实现的。例如,如果某种商品或服务的价格上涨,这会刺激企业生产并向消费者供给更多的这种商品或服务。从长远来看,新的企业会进入市场来生产那些需求增加、价格上涨的商品与服务。另一方面,如果价格下跌,通常会导致某种商品与服务的生产减少,从长远来看,一些企业会离开这个市场。市场也分配收入,在纯粹的市场体系中,个人与企业的收入只由为消费者需求而生产的商品与服务作出的贡献决定。市场以增加利润、提高工资和其他经济利益形式回报给个人与企业的是较高生产率和对消费者需求的敏感。

在经济体系中运作的市场基本上有三种类型:①要素市场;②产品市场;③金融市场(见图1-3)。在要素市场上,消费单位向出价最高的那些生产单位销售他们的劳动力与其他资源。要素市场分配着生产要素——土地、劳动力与资本,并向生产资源的所有者分配收入——工资、租金等等。消费单位将把从要素市场上获得的收入中的大部分用于在产品市场上购买商品与服务。食物、住房、汽车、戏票与游泳池都是在产品市场上销售的商品与服务。

当然,从要素市场中获得的收入并不是全部都用于消费。每年,居民获得的税后收入的大部分被用于个人储蓄,如1995年有2000多亿美元。此外,企业也储蓄了数十亿美元为将来的意外情况和长期投资建立储备。例如,1995年,美国公司赚得了大约5600亿美元的税后利润,其中大约1200亿美元为了将来可能的需求作为企业储蓄而被储存起来(未分配)。这时需要第三种类型的市场——金融市场,它在经济体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金融市场把储蓄融通给个人与企业——它们需要用于支付的资金超过了其当前收入所提供的资金。金融市场是金融体系的中心,吸引、分配储蓄,并确定利率与证券的价格。

金融市场在储蓄向投资融通过程中的作用对于经济的健康与活力是绝对必要的。例如,如果居民进行储蓄,而这些资金没有通过企业与政府的投资转化为支付流,那么经济将开始萎缩,企业与政府支付的收入量与居民向这些部门提供的资金不相称。结果,未来收入的支付将下降,反过来又导致消费支出减少,公众的生活水平下降。而且,如果支出继续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就会削减,造成工作减少,失业增加。

在这个关于经济与金融的描述中,隐含着几个基本假设:

1、企业是财富的主要创造者。

2、政府是市场的创造者,并保证市场的存在与健康,国民自主创造财富。

3、金融本身不创造财富,只为创造财富的行为提供交换媒介。

4、货币本身并非财富本身,货币是由政府控制的,只要不怕通货膨胀,货币可能被随时印刷,要多少有多少。

5、基于货币媒介的经济制度,只是一种游戏规则,一种人为的选择,因此,经济总量,也是可以人为提高或者降低的,比如美国,让没钱的人买房子可增加GDP,中国修桥铺路可以制造GDP

在人类推倒金本位之前,任何帝王将相以及稍后的民选政府的钱财,只能来自一国能挖掘到的金银矿和统治权造成的税收。在这些都一定的前提下,政府如果花的多了,就会国库空虚。

当推倒金本位制后,国库就再也不存在真正的空虚,当政府需要钱流通的时候,就可以随意印刷,所以,当你辛辛苦苦赚了一国货币,要储存的时候,就必须知道这个道理,现代任何一国的货币,都是具有很短实效性的。

在信用货币基础上,建立的市场经济制度,也只代表一种经济现实,未必表征现代经济制度是科学而合理的结构,危机就是有力的证据。

 

衡量这种经济,当然也只能用科技生产力的水平,而不能用GDP

30年来,自由市场经济出现了诸多的难题,首先是,金融危机不断被制造出来,其次是发展动力不足,如全球主要经济体,如日本、美国的经济减速。因此,探索,新的经济结构,用以代替现有经济结构,对现在的世界来说是重要的。

从社会发展的表征方式来说,经济总量是可以作为一种发展的表征的,但要做出必要的区分。

假定需求旺盛,这个假定有时不存在,但是可以人为修改这个条件,比如美国,可以政府出钱,让什么人都可以住好房子,那么这个需求就是无限制的,可以制造极大的市场购买力,住房还可以不断升级,所以,需求是可以人为制造的,可以人为的保持需求旺盛。

在这种条件下,经济总量有两种基本增加方式,在科技水平基本稳定的一个时期内,增大GDP的手段是提高组织的效率;反之,在组织效率一定的时期内,增加GDP的手段是提高生产技能。

但现实世界的发展是动态的,不存在任何稳定期,所以,人们在不断地朝两个方向努力,都取得不小的成果,美国朝技能方向努力,极力发展科学,日本朝组织效率方向努力,创造了日本管理术。

而唯独中国GDP的努力方向,主要是靠人海战术,贱卖劳动力,而只有很少的企业,是靠科技发展,而且这些企业,也是今年来,中央提倡创新以来的成果。以这种方式参与国际竞争是残酷的、得不偿失的,没有后劲的,这种GDP成果,归根结底,不过是科技强国案板上的肉,GDP的大小,只代表案板上的肉更肥与瘦。

其实,如果只追求GDP,是很容易的事,根本不费劲。比如,中国也可以让每个中国人无偿享受住房,政府采购,自己买自己卖,GDP追上美国也不困难,中国那么多人,需要住房,需要医疗,需要提高饮食水平,如果说需求的话,只要有人就会产生足够大的需求,只要政府买单,就可以撑起很大的市场。

但我们需要首先问问自己,是不是应该要这样的GDP,为什么要,为什么不要呢?

如果我们自己不舍得享受,而辛苦的为美国人去生产房子生产产品,最终通过金融运作,变成免费让美国人享受的话,那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自己享受呢?

很显然,我们现在的出口贸易,很可能最终变成免费为美国人制造产品。

如果美国继续大量印刷钞票,无论是以什么名义,最终的结果,都等于,我们拿着的美元是自己干出来的,美国人的美元是免费发的,结果等于中国人白干。

如果最终变成这样,中国为什么还要出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