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行业资讯


一切管理都是以民族文化为核心的



为了说清管理,我们先从现实世界中考证管理的关联性。

首先来看社会管理,社会相对于个人管理、和企业管理而言,不过是一个超大组织的管理,社会管理的对象,是个人和企业,最小单元也是人,因此,社会管理的根在人,因此,是和人的生存发展分不开的,而人的发展问题核心就是文化,因此社会管理的根在文化。文化基础影响着管理,而管理者为了获得管理的最佳效率,必须千方百计建设进步文化。

改革开放,邓小平很早就有了科学的论断:“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而中国最初一直是靠缝鞋补袜子来发展自己!直到现在提出科学发展观,自主创新能力,才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为什么?那是因为中国大众的正在文化变革中,正在改变生存发展理论,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中国的老百姓太穷了,最先看到的是饭和钱,中国的精英们认识到的也是钱,在这种条件下,只有几个伟人有远见,看到发展的本质是科技,而大众远远没有看到,那科技发展政策实施起来,就困难很大,因为,它确实与大众的文化基础相关。

而提出新发展观,正是进行新文化建设的过程,是社会管理者,必须做的主要工作,只有大众掌握了先进的个人发展理论,才能自觉的高效的科学的发展,社会才能实现高效科学发展,而这和百姓的接受能力有关,接受能力,恰恰与他们的经济状况与文化基础相关。

党对文化在管理上的核心作用,一直是最明白的,党实行的政治思想工作制度,就是建设文化的重要手段!当前推动科学发展观,就是在建设民族新文化。

而仅仅从管理的角度看,中国的文化建设,存在一定缺陷,就是没有落实到每个人身上,民族发展的根,最终在国民,文化的建设必须要落在人的发展上;每个人的管理,貌似是自己的事情,而实际上,社会文化建设,本质上,就是社会对人的管理的影响。

总之,社会管理的表象是经济成就,而核心在于民族文化建设,通过文化,和制度,社会管理,又影响全社会的个人管理和企业管理;文化现状又反过来影响着社会管理的效果。文化和经济的关系,正如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关系,而管理,就是调节他们的关系。

再谈企业管理,企业管理,只不过是小规模的组织管理,也不是独立进行的,也是以文化为根的,因为,企业管理的对象也是人。

企业管理受政府政策影响,这是不言而喻的,大家都能理解。

但企业管理最大的误区可能产生于大众文化对企业管理的反作用,也就是说,大众文化对社会的管理效果的影响,正式体现在大众文化对企业的影响上,通俗的讲,有什么样文化水平的人,直接影响到你企业管理的效果,从而影响社会管理的效果,影响国家经济。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影响和作用呢?

当中国人,都沉浸在孔孟之道的时代,你谈科学就不会被接受,但当人们抛弃孔孟只认钱的时候,你谈科学可能也不为接受,当大众都不理解科学与自己何干的时候,你的企业想靠科技发展,会很难,当一个社会的文化很混乱的时候,都是糊涂虫的时候,你要你的员工会做人也不容易实现,所以,说企业管理的根也在民族文化。

因此,可以说,当一个社会文化,处于进步的状态时,全社会的管理,都将是效率很高的,人民都是明白的,会做人的,所以,企业、社会都会发展很好。

而当一国的文化处于建设或者变革中的时候,其民众必然是盲目的,不明白的,因此,大多数企业的管理效率就不会高,质量就不会高,自然社会管理的效率也不会高,此时,只有那些具有超凡智慧,能看透世界,的伟大的管理者,才可能率先成为建设社会新文化的榜样,在自己企业环境内,建立起先进的世界观和发展观,从而成为先进管理者的代表,如任正非与张瑞敏,而一个社会上,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很多的,因此,在文化不太繁荣和发达的时期,全社会企业的平均管理效率一定是低下的。

因为,我们不可能指望天下的企业都如华为,我们只能指望管理学的进步,指望社会文化,尽快繁荣,从而彻底提升企业的平均管理效率。

而中国多的是会摆谱的,认钱不识道的管理者。

企业家虽然自觉很有权威,实际上他们的管理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与其说他们在管理自己的企业,不如说,是国家与社会在通过制度和文化,在间接管理他们的企业。

比如他们做什么东西,不做什么东西,谁决定的?看似自己决定的,其实主要还是政府决定的,其次才是自己决定的,比如,在这次经济危机中触礁的那些企业,都是在社会的普遍观点,甚至是国家的观点---重商主义的发展观上,发展起来的,没有政府拼命鼓励出口,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做出口!但这种发展路子是否值得提倡,本身就是值得商榷的。

人的管理是自己在管吗?肯定不是,如政府出台的劳动合同法,或者最低工资标准,都会直接影响你的员工,民族文化直接决定着人的思想,企业的管理行为,其实也只是面上的,企业家的作用主要在于创业,而在对人的影响上,他们的作为,远不如社会或者政府的影响更大。

如果国民懂得自己如何发展才是正道,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怎么做人了,企业家的管理就好办;如果是一个腐朽愚昧的民族,国民是糊涂虫,愚昧无知、不懂得合作的价值,企业家把员工当贼,员工把企业家当对手,这时,即使管理者时刻两只眼睛盯死员工,还是无法防范众人的怠工、甚至破坏行为,更别说调动积极性了。

总结起来,社会、企业、个人管理的关系,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一切管理,无论是企业、社会、个人的管理,都是互相关联的,关键在大众的生存发展问题,即民生问题,核心是文化。我们称管理的这种关联性,为大管理。

可以得出一个推论,在一切管理中,政府的作用是最重要的,因为民族文化的形成,是政府的政策导向和宣传共同作用的结果。

可以得出第二推论,发展自己,不懂企业发展,不懂民族发展,是不可能发展好的;发展企业,不懂个人发展的基本理论,不懂民族宏观发展的基本理论,也是无法管好的;社会管理者,不理解企业和个人生存发展的微观理论,不重视文化,只重视宏观制度,更是无法管理好的。

在这里有必要再解释文化,避免认识上的曲解:

通常,文化有两种用法,一种认为,读书就是有文化,不读书不上学就是没文化,另外一种认识认为,宗教是文化,这看似是两种意义,其实在过去,则是一样的意思。

应该说,形成这两种貌似不同的意思,是有一个历史情况存在的,因为,人类世界,在科学大发展之前,本没有科学,主流知识就是宗教文化,那时的宗教文化,是人类一切发展的总理论,总指导,所有读书者,读的主要是宗教文化,所以,把念书的人说成是有文化,是恰如其分的;而现在不同了,有了区别,上学读的主要是科学,未必读过关于人的生存发展的理论,所以,现在的读书人,未必有文化!

很明显,我们所说的文化,是指大众的生存发展理论,在封建社会,它就是宗教文化,如儒家文化,佛家文化,基督教文化;在现代,就是指资本主义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分别是以资本主义的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为核心的,就不是宗教文化。

大管理的价值,过去可能是不显著的,因为,社会对管理的要求不高,而经济危机之后,就不同了,社会在迫切需要找到基业长青的办法,而要实现持续发展的目标,就需要明确管理的关联性,明确管理的根本-----民族文化,才可能产生管理的全面解决方案。

从大管理的思想出发,可以断定,未来的管理,一定不会再是控制和权威,而是合作,契约,引导,自主,服务。如果一定要认为管理就是控制和权威的话,那未来的管理,就已经不再是管理了,只是一种组织协调工作,别人的专业是工程啊,设计啊,技术啊,管理者的工作,就是协调他们,协助他们完成复杂的任务,不再是高高在上,也不是管理别人为自己工作,当一个组织的工作很简单,组织的大部分人,都很明白的时候,管理者的任务就更简单,几乎是不需要的,也就是个召集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