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新闻动态


李毅中谈工业化信息化发展路:两化融合提升水平



提要】

  工业化与信息化在当前最显著的特点是能够提升传统产业,它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这恐怕也是将来金融危机以后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制高点。

  李毅中在工业建设第一线,亲身经历了新中国从一穷二白到世界制造大国的全过程。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挑战和中国工业发展的千头万绪,他夙兴夜寐,争分夺秒。展望未来,李毅中说:“我希望这轮金融危机过去后,中国能够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甚至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一个经验:“技术改造是我国工业发展非常宝贵的推动力”

  1961年李毅中考大学时,适逢新中国空前困难时期。“作为一个年轻人,热血沸腾,立志报国,要在最困难的时候选择最急需的专业。”李毅中记得,上世纪50年代,各地工厂就普遍鼓励、奖励“小改小造”“合理化建议”,“现在看都没有错,那些都是中国工业创新的萌芽。”

  1976年北京燕山石化引进30万吨乙烯装备。1995年,燕山石化计划向45万吨升级,李毅中时任中国石化常务副总经理。如果完全新建的话,这个工程预计从开始动工到建成投产,需要三年时间,花费70多亿元。为此他组团到西欧、美国去考察,发现先进国家都是通过工艺创新、原料优质化、装备和设备改造等提升生产线的。“显然,通过改造和创新提升生产能力,技术新,投资省,工期短,见效快,效益好。”

  最后整个工程用了28个月,花了28亿元,而且是边生产边出效益边改造,还同时完成了安全生产改造。

  “成效太显著了,这不仅是中国石化工业的成就,也是全国工业技术改造的典范。”李毅中说,“以后中国乙烯工业升级都采取技术改造的方式,这最符合科学发展观,也是世界工业走过的成功道路。”

  2008年,我国原油产量达到18972.8万吨,是1949年的1581倍。2007年,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炼油大国。到2008年底,全国原油加工量为34206.6万吨,生产乙烯1025.6万吨,并形成了3个百万吨级乙烯生产基地。

  “中国不能不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我们自己不搞炼油、石油、钢铁是不行的。国外能卖给我们的都是二流技术,如果在国防、核心技术上没有发言权,国家的长治久安就难以保障。自主创新绝不是排外,而是要参与世界经济分工。”李毅中说。

  一个做法:“什么地方是短板,就在什么地方改造提升”

  李毅中笑称,工业和信息化部“生不逢时”。刚成立就马不停蹄地进入“紧急状态”:冰雪灾害救援、汶川大地震的救急和恢复重建、奥运会保障、三鹿奶粉事件、国际金融危机……“应对急事大事难事和新部组建工作进入正轨是同步进行的。”

  纵然千头万绪,李毅中坚持一个做法:拎出行业、企业五大“卡脖子的地方”——质量品种,物耗能耗,环境保护,装备水平,安全生产,在这些地方重点发力,发挥潜能提高效益。“我们处在工业加速期,总的来说有这五个短板,但对于具体行业、企业来说,短板各有不同,那就应该什么地方是短板,就在什么地方改造提升。”

  在李毅中的职业生涯中,他对这五大“短板”的关注也是“一以贯之”的。

  李毅中认为,消除“短板”,离不开技术改造,而技术改造投资的放大效益不但会刺激经济增长,而且有利于促进国家整体科技创新能力的提升。

  统计显示,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中央财政五年投入355亿元,拉动了两千多个技术改造项目,最后仅直接投资就达4320亿元,拉动倍数是12.2倍。这次金融危机爆发后,去年10月左右,企业和地方对技术改造呼声强烈。

  李毅中当时算了笔账:五年355亿元贴息,一年就是70亿元。而国家经济总量已是十多年前的三倍半,简单乘一下,现在至少能拿出200亿元贴息。“但我没要那么多,我这人办事实在,从不‘头戴三尺帽,拦腰斩三刀’,我要了150亿元。执行了一两个月,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对我说,力度不够,再给你50亿元。于是中央财政一共给了200亿元技术改造专项资金,刚好和我原来的想法套上了。”

  这些资金,主要用于新工艺、新设备、新技术、新材料,用于钢铁、装备制造、轻工纺织等国务院十大调整和振兴产业。

  一个信念:“两化融合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组建标志着中国工业内涵的巨大变化,我理解‘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一个分支。”李毅中认为,对发达国家来说,是先工业化后信息化,对进入了21世纪的中国来说,则不能再走同样的路子,否则差距会越来越大,中国必须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

  “目前的很多措施是为了救急,如同一个人生命垂危,你首先要把他救过来,而恢复良好体质才是未来最根本的。”李毅中说,“所以现在要提前谋划更多政策储备,研究工业化信息化融合的问题,尤其是如何把电子信息技术用在传统产业里去催生新的工业服务业和新兴产业。不能临时抱佛脚,否则不能长久。”

  李毅中认为,信息技术关系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安全,这方面的自主创新尤为重要。因此,“TD”虽“小”,却成为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事。

  在2000年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上,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成为第三代移动通信国际标准之一,这也是我国通信业百年史上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标准。2009年1月中国移动获得TD牌照,目前TD网络已覆盖全国38个城市。预计年底三期工程完成后,将覆盖全国238个城市。

  李毅中坦承,刚开始对TD很担心,觉得TD风险很大,有可能失败。“但我现在对TD充满信心,TD绝不会失败。”

  李毅中的信心,来自TD技术水平、网络建设和优化以及产业链的不断成熟和蓬勃发展,更来自中国加快推进工业化信息化融合、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决心。

  “工业化与信息化在当前最显著的特点是能够提升传统产业,它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这恐怕也是将来金融危机以后引领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制高点。”李毅中说。